P1930001.JPG   

「古代有兩個太陽,造成作物不長,民不聊生,原住民族人派勇士前往射日,因太陽之路十分遙遠,勇士乃背負一嬰孩前往,讓嬰孩長大後繼續完成射日的任務。

後來,老勇士逝世,嬰孩長大成為年輕勇士,果然如願射下一日,變成月亮,當他完成任務回到村子時,已成白髮駝背的老人。」

-引自部落客佑佑皮皮的射日塔

 

P1770840.JPG  

鮮少在日暮時分走進嘉義公園深處。深處,指的是孔廟再往上…經過參道往上…直入現在的射日塔,以前稱作神社的地方。

出乎意料之外,散落在林蔭間運動、遛狗的人還不少。

然後,遇見了涼亭之間的這座人像。

 

宇宙把他跟我鎖住了。瞬間,去年八月在川越大師喜多院的那陣悸動,又再度撞擊了我…

不死心,於是逛進了小山後頭的仙波東照宮,在只有我一個人的森光悠遠之間,和那位歐吉桑相遇。1617年,德川家康靈柩要移往日光山,途經川越,就在這裡舉辦四天法會。

 

P1430482.JPG   

起初經過這位涼亭老人,並不覺得特別。繞進林蔭間拍攝兵器庫,花了幾分鐘時間,回頭,發現他還是一動也不動,這下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他,在想什麼?等著誰?

 


 

P1460043.JPG  

(說是綠蔭遮天的嘉義公園深處,鬧區,其實也不過就在緩步5分鐘路程之外…)

舒國治說:「台灣多山,但也惟有日本人深諳在山坡上循勢建出設施。探看舊神社,便可知道早年他們相地的原由。」也有人說,「神社曾經所在的丘頂,在歐洲的話,一定會是一座古老教堂」。

 

284428988_m.jpg  

第一代嘉義神社於大正四年(西元1915年)完工,大正六年列為縣社。分前後棟,前低後高,正前方有一座鳥居。幕起幕落,總共燦爛了27年。

 

P1820050.JPG     

(第一代神社遺跡包括神社本殿石砌基壇、拜殿柱基遺址及地坪殘構,於103128日登錄為市定古蹟。)

今天下午,神社基壇所在林場很安靜。但其實也應該不只今天,那安靜,彷彿是累積了一百年或更早更久,洪雅族將這裡尊為祭壇。

坐在旁邊樹蔭下讀了會書,想了點事情,聽了陣鳥鳴,從森林外面擊過來棒球場少年的吆喝聲,遠遠地還有阿里山鐵道列車鳴笛穿越市區。才80年前的1931年,《KANO》的熱血少年們,才拿下全島冠軍,並要遠赴大阪參加第17屆夏季甲子園。膝上,是張愛玲生前未曾公開的作品《少帥》,而且是後無來者的了。裡面有一段周四小姐的內心戲,「她覺得自己隔著一千年時間的深淵,遙望著彼端另一個十三歲的人」。

要離開了,白天陽光一步步離開了。一位戴墨鏡老先生先走進來坐下了,一位全副運動裝扮的女士接著跑步進來了。

人生如戲似夢,在這座神社基壇。

 

P1820062.JPG  

在下午這段時間,其實還有三位人物。一位是阿伯,在後棟基座那頭閉目練氣功。另外一對男女,在涼亭那頭貼階梯止滑條。我和他們構成了一個不等邊三角形,不曉得阿伯有沒有注意到我,我倒是喵到女人偷看我在做什麼。

 

P1580098.JPG     

木材與製糖產業的蓬勃發展,台灣西部各地人口大量移入嘉義市,日本移民也不少。第一代神社不敷使用,而於東南側興建第二代神社,昭和17年(1942年)完工啟用,也見證嘉義發展史上的黃金時期。。

第二代神社規模宏偉,建物及其他附屬物完整,成為台灣五大神社,並於昭和十九年〈1944〉升格為國幣小社。

 

P2020848.JPG  

聽聞,虎尾糖廠又一棟雙戶日式宿舍遭祝融吞噬,遙想起民83年(1994年)那年,焚毀嘉義神社的那樁無解公案。

 

最早認識它的時候,是以日本神社的建築外觀,原本黑瓦素色的神社,漆成大紅和乳白,改裝為民國的忠烈祠。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感覺那時候的這個空間,樹影婆娑,庭院深深,秩序簡素,卻更是塵世裡神秘且陷落的一角,幽靜至陰涼。

 

從神社走到忠烈祠,一步路走了三十幾年,不過終究敵不過一把惡火。

部落客茄冬樹窠:「1990年代初,嘉義市有人主張應該另立忠烈祠,還原神社原貌,作為歷史紀念館。沒想到這個主張在市議會提出後,隔天清晨神社就被人放火燒掉了!至今未能找出縱火者。」

換個角度,神社的存在,本身就是建築藝術,「本況且是以千年檜木生命換得」、「是日本侵華史的物證」。

 


P1920652.JPG   

洪致文:「神社正殿已毀,代之而起的是好高好高的一座『射日樓』巨塔,彷彿意味著要把那『太陽之國』給射了下來?」

 

一開始,是不習慣或抗拒的。

既然意外地燒了,就把空間還給最原始吧。但,人們還是在這裡用鋼筋水泥蓋起了一座高塔。是21世紀法海的雷峰塔,把扛著多端罪名的白蛇鎮壓在底下。

「塔的基座為改建後的忠烈祠,以現代美術館方式設計,內部空間寬敞明亮,有別於傳統中國式的忠烈祠建築。」

 

P1920991.JPG    

幾乎每個隨我造訪此處的友人都會質疑,「哪裡有忠烈祠?」,對我來說,這裡,不只是出入400年濃縮時光的閘口,更是能量的所在。

 

在歷史塵埃不斷掀攪與覆蓋之間,從日據時代神社、民國忠烈祠到一把無名火,嘉義山仔頂,奇妙地以林業都市象徵符號,連結更早的時空。塔址為當年平埔族祭壇,「射日塔」塔名,即來自原住民的射日神說。

 

P1920994.JPG   

或者,可將嘉義忠烈祠視作「摩登忠烈祠」。總是要定睛一瞧,方才得見忠烈祠就在射日塔正下方。平常並不對外開放,據說「正廳牆上懸掛一片象徵嘉義市的彩色艷紫荊花瓣,宛如烈士的鮮血由空中飄零而下,花瓣上方掛有『斯土斯民』大字,以表現愛惜鄉土的氣勢。」。

 

P1920995.JPG   

可搭電梯登上頂層的咖啡廳及瞭望塔,以鳥目之高度,360度綜覽嘉義市全市景觀。

 

P1820048.JPG  

創新也在門前這兩隻稀有動物「台灣雲豹」,象徵台灣的守護神,取代過去以石獅子作為忠烈祠門前靈獸鎮邪的傳統。

 

P1630488.JPG   

(站在新闢的都會森林公園,射日塔就像一座巨木座標,昂然聳立在森林之間。)

從今天開始,可以有新鮮的方式記憶山仔頂「射日傳說」。

 

比方,繞進新闢而奇幻的嘉義都會森林公園,從蓄洪池的水面看它。

看它從熱帶和亞熱帶共同交織而林相豐富的叢林裡探出頭來,是新的不倒神木。

 

 


 

P1770820.JPG   

(這座獨立建物,外牆中段以水泥模仿木作線條,別具獨特的風格。)

兵器(神輿)庫一直是閉鎖狀態,安靜地躺在森林光影之中。孩提時不懂事,包括上一代恐怕都不清楚,一度產生負面聯想,以為是污穢之地,避之唯恐不及。公開了,不過就是神輿庫則為存放神輿的倉庫。

 

P1770823.JPG   

奚淞:「歷經滄海桑田,靜觀回顧,有一份內在的安靜」。

 

 

黃志能.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芒果不換季 的頭像
芒果不換季

永遠幸運兒

芒果不換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