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130442.JPG

「本列車離開南港後,直達花蓮...

我的下ㄧ站還要ㄧ下下。山那邊,玉里,懸著我的午夜夢迴。

 


這座海崖上的城堡,兩年不見,彷彿是有機體,長出了新的面貌和感覺。能想像這裡原是開放空間、風自由來去無阻?無人的午後時刻很美,很值得放空。

有人進來、情感和生命互動激盪了,也很美。

一直都在的是,來自太平洋的潮音。

 

P2130493.JPG

我從台北南下,等待朋友們繞過島嶼南端北上,稍後就會會合,在那落地窗邊。朋友會放上一首法語歌,那首歌後來讓黃鶯鶯翻唱了,叫讓愛自由。

 

說到底,心自由,世界就美了。

 

日光漸沉,燈亮了,氣氛正熱絡。朋友分享的精彩時刻,民宿主人和他的毛孩兒們在戶外草地玩著日常。稍後,主人會過來,透過窗,邀約我們去附近酒館喝一杯。我們陶醉在太平洋岸南國風光,過著古老歐陸的愜意生活。

 

P2130624.JPG 

已過霜降,日光早歇。在前往秘境酒館的時光縫隙,友人們稍作休息去了。這個窗景這個空間,就我一個人、燈下的陰影和窗裡的我的倒影獨享,是所謂對影成三人,值得珍藏。

 

 

P2130669.JPG 

這杯橘黃交疊名字甚美,喚作真柄日出。

同行的當地友人稱許我的眼光,知道這店的招牌商品。

我開心地問了:哪邊是海邊?
「就在那邊窗外」
窗外秋雨瀟瀟,屋裡亮,更看不清楚外面是什麼模樣。
但我知道,我就在真柄梯田田中央。那隱約在太平洋和金剛山之間的如畫山水。那流傳自阿美族人們心中的香格里拉。

也是朋友的民宿主人,約了晚餐過後帶我們去酒館。兩年未見,不僅僅是盛情難卻兼敘舊,漫漫長夜,寂寥偏鄉,居然有酒館?不做他想,慨然允諾。

車在夜的濱海彎路前行,穿越長濱主街道,經過真光,彎進了入睡了的真柄部落。

從雙向道變成只容一車通過。再拐進灌溉小圳邊的蜿蜒小路。

最終抵達目的地,一座玻璃溫暖小屋,在闃黑大地之上、神祕氛圍之際。

 

P2130678.JPG

酒館採預約制,這一個雨夜,就我們一組客人。吧檯裡面的調酒師,是酒館主人的朋友,他的另一個身分,是酒館對面的營地主人。

 

酒過三巡,大伙兒聊開了。調酒師開始分享他創業的經過,如何誤打誤撞開始設陷阱、狩獵,也有部落巫師的過去與現在。帥氣的他,化身成身手矯健的獵人,在亙古大地上或馳騁或匍匐前進。我們圍繞著篝火,聽得入迷。

 

 

 

P2130638.JPG

要回房間,必須穿越這條峽谷般的小巷。是一條令人心生虔敬的城堡甬道,不管是清晨或日暮、夜闌人靜,總瀰漫著一股神秘力量。
或者,有道隱形之門就在前方。
你必須徹底誠實面對自己,放慢步調,才能拿到穿越之鑰。

 

 

P2130681.JPG 

Whoopi GOLDBERG為躲避黑道追殺,不得不上演一場 《修女也瘋狂》。已經心不甘情不願進了修道院,當房間門一打開,她臉色大變。已經奢華成性,如何能忍受什麼都沒有,只有窗、十字架和床?

我是自願來修行,所以很樂於走進這個房間。

更何況,房間到處都藏著魔鬼般的細節和巧思,值得一探究竟。窗外就是太平洋,或許更能洗滌俗世的種種。

 

P2130838.JPG 

房間裡有樓梯通往天台,夜深,風有點大,就留在玻璃屋棚下,聽月光靜靜吟唱月夜謠。

沒有多作修飾的空間,赤裸裸,一眼就讓人看透一切。就天花板一盞雕花吊燈,壁上兩支燭光,就將人帶往中世紀歐洲大陸。大航海時代還在未定之天,信仰至上,修心也修身。

 

P2130839.JPG 

主人花了很多心思設計細節、挑選燈具,就為了氣氛的一致性。沐浴是神聖的,推開滾輪厚木拉門,淋浴空間又是另一盞光的風景。

 


 

P2130706.JPG 

學長上次帶媽媽和姊姊來訪,除了民宿的建築風景,早餐也讓人回味不已。荷包蛋很新鮮,灑一點鹽,就很棒,學長津津樂道。

自己烘焙的麵包,抹上奶油和自製的果醬。兩盤清脆爽口的沙拉和一顆水煮蛋之後,再來一碗紅豆芋圓湯。

邊將美食放進嘴裡,邊交流人生的趣味。

 

雖然已經習慣一個人的旅行、一個人的早餐,早晨的餐桌,偶爾和三五好友相聚,也是樂事一樁。

 

P2130714.JPG 

不趕路,時間也就富裕了起來,愛聊什麼就聊什麼,想聚多久就聚多久,放得下肚子就盡量吃。也不限定每個話題每個人都要參與,想坐到個人沙發就坐過去,滑手機是個人自由。喂,你這樣看著我,是想吃什麼?"

 

 

 

P2130768.JPG 

放假心情愉快,做什麼都好,於是就登上車,讓朋友載去找吳神父做腳底按摩。未料,當我們躺定、把身體交付出去,貨真價實的吳神父出現在腦後。逐一問候來客,親切而略帶幽默。

「你一定要叫出來,才能讓身體徹底放鬆。」
不管真假,那彷若來自天堂的撫慰人心,已經足以讓人得救。

吳神父,就是街頭巷尾廣告招牌上出現的那位。

當年金髮碧眼的年輕人,如今已是兩鬢白髮。是不折不扣的瑞士人,卻遠渡太平洋岸,化身吳若石。這位"天主的僕人",因為治療了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而聲名大噪,卻猶孜孜不倦於幫助世人。他積極傳授足部健康法,讓阿美族婦人和新住民得以養活自己,也讓人透過養生而降低疾病的侵擾。

 

設備不能說陽春,和台北的環境比起來,還是顯得簡陋了。但沉浸在鄉野氣息之間,阿美族、新移民大姊,和客人對話一來一往,肉體被揉捏擺弄,是緊張的,隱約的一種鬆散則是發自內心,也回歸內心。享受之奢華,在別處用錢也換不到。

 

P2130765.JPG 

樹下做腳底按摩,空氣裡還瀰漫著人家的炊煙,叫人不放鬆也難。痛歸痛,但痛到深處倒像是五臟六腑被悉心呵護了,舒暢,終究還是睡著了。

一排好幾個來客都痛得唉唉叫,就我一個人閉目養神,不動如山。別的大姊戲謔著我,他是不是真的睡著了?!
就真的很享受呀!

 

 

P2130797.JPG 

到長濱,有在地朋友帶路,私房料理是一定要的呀!

長濱的私房料理皆深藏不露,非一般尋常人可及,只是,這間遠近馳名的餐館,未免低調到不行。不僅隱身在山腳叢林之間,曲徑通幽,還得一路摸黑前進。幾個轉彎處掛上一個小招牌,就像是《神隱少女》的引路燈,眨巴眨巴往前跳躍,領著千尋往好婆婆屋子。一沒跟上,就無緣相見。

「在這兒哪!,朋友開了門喊我。

是所謂的無菜單料理,老闆娘看市場裡今天有什麼,就端什麼上桌。當然也會端倪客人,熟客愛吃什麼、不能吃什麼,還是會給細微的差異化服務。才上了四道菜,就已經把我們餵得服服貼貼,後面還有一道碎肉炒山蘇,一碗蛤蠣玉米筍湯。

 

用餐空間不大,同時間只容納得下三組客人。但也因為客人不多,多半也是熟客,主人和客人的關係很近,互動熱絡,鄰居家的親切感更為濃郁。剛走了兩組客人,剛剛又分別有兩組客人已經在路上。

 

P2130803.JPG

小麗原本在西部從事梳化,對美有敏感度,轉行廚娘,對滋味自然也有她的一套。透過她的巧手,單純食材揉和成融合東西方特色的美味,是價格平民級無菜單料理,也是價值大師級無國界料理。

 

P2130818.JPG

陽台之外是不騙人的漆黑大地,伸手不見五指。於是,陽台內的一切就被封存,更為凝聚。

老闆鍾愛中深烘焙的咖啡,入口回甘,還略帶果酸氣息。

地處僻靜,世界一丁點大,就那麼幾個人,日子就那些事。只要有人,就有是與非。並非與事無爭,而是開心就好。

 

我們三人和老闆各據一方,彼此交流慰藉。風颳得緊,但吹不動這座陽台。

餐館老闆率性也健談,稍後會橫躺上那張他的專屬座椅,邀請我們光臨他的感性與理性。有原住民的毫不吝嗇,不做都市人的修飾。

 


 

P2130874.JPG

是第二日的房客,一行四人。其中三位後來循毛孩兒和我的腳印,也來親近太平洋的浪潮。
總還是會聊上幾句。應該是一對母女,以及女兒的朋友。
女兒輕喚著母親:媽,對啦,就這個姿勢。


和老人家出遊、共賞美景,自己已經沒有機會。這個幸福畫面於是倍顯珍貴

 

 

P2130877.JPG

貪婪地問了,可以在這座花園天台用早餐嗎?

06:40是平常在台北的起床時間,喝杯溫開水,活動一下筋骨,梳洗之後,西裝革履出門擠捷運上班。這個周一早晨,相同的這個時間,我在長濱,凝望日出。

 

P2130892.JPG

兩年前來訪,天台就只是屋頂,或該說是還未完工,就只有簡單的水泥圍牆基座。而今已經長出了花園,專屬於四人房的vip秘境。龍血樹,愛情花(白子蓮),白萬星,水竹,浮萍,薰衣草,西洋芹,鼠尾草,虎頭茉莉,狼尾草,虹彩木,洋傘花,戟葉雞蛋花,四下環伺,各自傲驕。到的第一天,就處心積慮想在這裡做些什麼。

稍後要搭中午的車回到現實,今天無論如何也要起早,就為了這道光。

 

P2130894.JPG

朋友教我在麵包上先放上起司片,上面再抹上芒果醬。奶油在你嘴裡融化,和芒果醬的酸甜合而為一,滋味很豐富。不必舌尖上的享受,光面對這樣的景致,心都融化了。

 


 

P2130751.JPG

壞習慣真歹戒,最近這次去後山,是要潛遁,卻還是把債務放進了行囊。回故鄉的點滴還有一大串,遠一點的清邁悠遊、近一點淡水吹風,也有文字債要償還。自然,也少不了對工作的牽掛。

只是,時間太短、時光太快,光要把長濱紀錄下來,都已經來不及。

 

還有那太平洋的美景、年輕人的嬉遊,不斷打擾我的禪修。

 

 

延伸閱讀: 【台東】在海潮聲的寂靜中醒來

 

民宿:邊境牧海、長濱

地址:台東縣長濱鄉寧埔村

民宿網址:http://larry5931.pixnet.net/blo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芒果不換季 的頭像
芒果不換季

永遠幸運兒

芒果不換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