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天堂樂園》是這樣開頭:「真理恆久不變,時光像河水流逝」。

P1610438.JPG  

大林萬國戲院,曾經從日據時代到戰後初期的小鎮上喧騰一時。那個年代,電視機尚未發明,螢幕上的翳翳光影,勾引著白天勞動的鎮民,下了工要趕過來慰勞自己,或甚至白天就來了,將牛繫在外面…


朋友很熱切地分享關於這座戲院的點滴,於是我在他的帶領下,幕的起落間,領略了一遍台灣戲院和社會型態的演變,也穿過不同的門,晃過這座建築物不同時期的風光。

當然也包括某一年的大火…

P1610398.JPG   

1988年的《新天堂樂園》,大部分的故事情節發生在二戰之後,講的是愛情的得與失、忘年之交的可貴,夢想的追尋與成長,卻也意外掀起全球一陣戲院懷舊風潮。「西西里島上的吉安加村有一座小教堂,教堂前有一家電影院『天堂戲院』,故事就在這裡展開,共享鎮民的喜怒哀樂。」

「天堂電影院」遇過祝融,災後重建為「新天堂電影院」,仍是小鎮生活中快樂的泉源。

去年年底,歇業廿多年的「萬國戲院」,燈火重新點亮了。在熱心人士奔走下,用有限經費進行了簡易的復原,掛起巨幅彩繪電影看板,重現老戲院風華,也召喚原本在鎮民心裡就此沉寂的記憶。

今年農曆年節期間還舉辦過一場展覽,用影像勾勒大林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P1610390.JPG  

(今天為您播映的是《小鎮春回》,咦,這是「恰好的安排」嗎?朋友解釋,這部電影剛好是舊照片上的影片,巧合的是,剛好也是當時的政令宣導電影,描述是當年的社區再造工程。)

從見到面的那刻起,朋友的介紹沒有停過,彷彿體內有道火爐,熊熊燃燒,促他前進。

於是我相信,儘管還百廢待舉,很快,儘管還百廢待舉,很快,儘管還百廢待舉,很快,這裡就會以「快樂的泉源」之姿態,重新回到小鎮生活。

P1610426.JPG  

這兩幅油畫,來自斗六雙子星資深手繪看板師王剛毅。2010年,原本只是負責畫看板的他,捨不得雙子星歇業,毅然決定接手,用傳統機器放片、畫看板標語、售票、清潔,樣樣自己來,一度轉虧為盈。但最終,還是不敵現實。

現在,他暫時把重心移轉到人物肖像畫,希望有朝一日,能得到資金挹注,讓膠捲電影能在這塊島嶼上繼續精彩。同時,他也希望畫下台灣當代人物如郭台銘、林書豪、鄧麗君、張惠妹、陳樹菊這些好榜樣,「透過他們的故事,傳達台灣人奮鬥、不放棄的精神」。

P1610434.JPG  

(這間小房間裡暫棲著放映機、海報、活動明信片,以及曾經忙碌進出的人影) 

P1610440.JPG  

從二樓放映室往下望,現在的戲院主體結構完整,但只有前方的舞台,先前戲院關閉後,一度改裝為包廂、出租經營KTV,但幾年前也關門。腦海裡偶爾會浮現農業時代的內台戲,轉折到日據時代的默片和台語片全盛時期,應該也沒錯過梁山伯和祝英台。

 

~說的是歌子戲沿革,唱的是正明龍的前程似錦~

昨天去了趟大林萬國戲院,再次聽到他的名字,於是今天回頭翻找那天的照片,發現了他和萬國戲院的情分…

P1610068.JPG  

「農業時代,男人比女人還好命,白天忙完,傍晚就聚集在廟口,閒來無事要找娛樂,開講不過癮,就用唱的,因為要有女主角,就跟老婆借衣服和胭脂,於是就出現了乾旦…」

說著說著,他就比出了蓮花指,婀娜作態。「哎呀,本性跑出來了」,逗得在場聽眾一陣笑,然後又回歸「說書人」,繼續歌仔戲的來龍去脈。

誕生於日據時期1900年代前後的歌仔戲,借來漢文劇種,以島嶼土壤為養分,百年來風雨不斷,行到水窮處,卻越是花開繁茂。前方簡報一張張換著容顏,在他的導引下,歌仔戲已經超脫戲曲娛樂的層次,更是如海綿般的「韌性、包容力」。

35歲,正走到人生的黃金交叉點,體力好、摸索出了事業的方向,人脈有了根基,要奮力衝刺,一切都光明在望。35歲的江明龍,正明龍歌仔戲團團長,燈一亮,小小的四方格就是他的舞台,生龍活虎、口沫橫飛、唱作俱佳,在嘉義古都暗夜的國際紀錄片影展導讀會,又是一次漂亮的亮相。

P1610405.JPG  

(簡報裡的相片就是萬國戲院,即將要重新開幕,作為大林的藝文展演亮點。這張照片則是戲院主人過往的住處,就在戲院巷子口。)

正明龍歌仔戲團,是雲嘉南地區第一個獲得文化部扶植的歌仔戲團隊,在嘉義長期深耕十多年,唱遊出一片天地。

而他,一度離開,然後帶著使命回來接班,用在外學到的生存技能,帶領團隊前進。不只要跨出嘉義,四月份開始,結合打狗亂歌團,以《台灣SING鄉團-世界通台灣》的豪情壯志,去美國巡迴展演。

他要做的還不只是這些。

能柔軟蹲地,就能跳得更高。有理想,堅持的久,戲棚下就是你的。

那夜,這位活力十足、眼神發光的新生代,還有另一個堅持,正名「歌子戲」。

P1610076.JPG  

「以前是阿公阿嬤帶孫子到廟口看歌仔戲,希望現在是由孫子帶著阿公阿嬤到劇場看歌仔戲」,他用簡單易懂的方式,向下扎根,一旦讓更多人認識,產生了興趣和連結,文化就有了生生不息的希望。

 


《新天堂樂園》裡的多多,經歷過失戀後,轉赴羅馬遊歷,一晃卅年,也成為知名導演,直到聽到艾費多的死訊,違反承諾、重返故鄉,才喚回他的兒時記憶……

多多重溫艾費多留給他的禮物,才知道,原來這麼多年來,家鄉一直有人惦念著他。

部落客peterman分享觀後心得說:他欣賞與想學習的是如何像導演創造出感動的力量,「人生的價值在於傳承並創造歷史,如何讓自己站穩腳步並承擔責任提攜後進,讓生命價值與真理永續傳承」。

P1610399.JPG      

那時的孩子,缺資源少娛樂喜歡守在戲院口,等著撿戲尾。

戲院的興衰,和社會變遷息息相關,多少也等同地方發展史。於是那天去大林探索舊戲院軌跡,不過是短短兩個多小時、四座戲院,就彷彿看了一場長達百餘年的光影。

還包括戲院不是戲院之後的萬花筒人生。

P1610464.JPG  

離開萬國戲院,轉入改鋪石磚的大林老街,在相對繁盛的市井間,拔地而起了一座也有了年代感的建築物。這座「賜生會館」前身是大林戲院,日據時代稱「東新座」,占地達三百坪,建物高十公尺,可容納五百名觀眾,左側巷道還因此稱做「戲園仔巷」。

在戲院繁盛之期,方圓之內聚集了許多小攤販,人潮集結,熱鬧非凡。如今,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戲院沒了,繁華的舊時代也緩緩被隱藏、淹沒了,我依循父親年少時候的足跡,在這條街路上,彷彿看見他那時的生活歷歷如在眼前;一時之間,恍然明白,這條街的歷史,對我們而言,是多麼重要了。

P1610584.JPG  

如果不是當地友人帶路,還真的很難辨識這裡藏了座聲光娛樂的繁華場!朋友指的後面這片殘破的空地,以前是戲班休息的地方,你看那裏還有座廁所...

P1610579.JPG  

那天稍早就走過這裡,卻宛若是三過家門而不入情節,沒有人介紹,還真看不出來這裏也曾經是戲院!

 

P1610569.JPG  

(在露天劇院,並沒有內外空間之區隔,並不像一般戲院,暫時地進入封閉的世界。看戲的同時,周遭的世界也並行不悖,你空氣中有我,我生命中有你…)

露天影院沒有立體環場音效,難有4D視覺效果,但在星光下看電影,吹過小鎮的風,動著屏幕,也搖動著人的心。

如果場地換來大林江家古宅「省園」遺址,屏幕上放的是台灣本土愛情詩歌《牽阮的手》,會不會是另一種感動?

從原本庭園望向宅邸,「宅邸朝東,為七包三之四合院建築。
庭園位於宅第之南側,有園門,題為省園。建於1928年春,庭園主要由佇立在大水池中的洋式閣樓及分佈於池周之三座亭子組成...」,從殘缺磚牆窺探當時規模之盛,可見一斑

每個時代每個角落都有它的光明與黑暗,在風雨晦暗的時候還保有希望,會不會是更重要的事...

P1610448.JPG  

(戲院用之前的經費加裝了太陽能發電器,所以也是一座綠戲院。屋頂換裝了太陽能板)

友人說到這裡,眼裡又露出一道光芒。

台灣史詩《阿罩霧風雲》問世之後,導演李崗描述霧峰林家興衰的情節,和大林的歷史有異曲同工之妙,如大林一方權富之江家。曾經有人提議將乙未戰爭也拍成電影或紀錄片,女主角就建議為港台電影巨星林青霞。

於是,在友人關於萬國戲院重生的計畫裡,也想邀請她來擔任開幕嘉賓。

因為,這裡是林青霞的童年故鄉!如果她真的來了,應該是全鎮騷動吧?!

香港電視台曾經在1991年製播了一個林青霞尋根之旅的節目《窗外飛霞》,在影片當中,林青霞回憶起過往,9歲那年(1963)離開嘉義,我的老家住址嘉義縣大林鎮三角里社團新村156號,在那裡讀幼稚園

 


一直敬佩有夢想而且能奮起實踐的人,有方法而不是蠻幹硬幹。

P1610441.JPG  

這位熱心公益的朋友,還當選過好人好事代表,「熱切」地邀請我去大林走一遭。在他的夢想藍圖裡,萬國戲院是最大的亮點,若能順利拿到政府補助款,轉型成小鎮藝文展演中心,再結合老街、歷史建物及其他特色商店如法式料理庭園餐廳、咖啡館、眼鏡行,「小鎮春回」指日可待。

四月初,文化部已經前往進行期末審查,同時建議提出第二期工程,讓戲院能在更完美周全下重生。相對,開幕日期也就因此順延。

義大利導演吉斯皮托那多利藉著《新天堂樂園》片中一家戲院的興衰,來歌頌對電影藝術無怨無悔的真情。

這位朋友,以及大林鎮民則正在打造一個夢想,藉著「萬國戲院」的重生,喚醒昔日榮光之外,用另一種觀光的方式自食其力,小鎮的美好生活得以延續。

P1610402.JPG   

大林火車站前的吉林里有一座牛墟,牛墟邊有一家「萬國戲院」,故事就在這裡展開

 

新天堂樂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芒果不換季 的頭像
芒果不換季

永遠幸運兒

芒果不換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