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蘭巴特:「這一次出於一種幸福感,我又沉浸在同樣一種身不由己的恍惚中。」

P1400285.JPG  

 早上九點的湖畔還很清閒,倒是碼頭上已經有船繞湖一圈回來。

要離開河口湖往下一個目的地箱根了。車子正要倒退,有輛車開進停車場,停在我們旁邊。

下來了一對日本銀髮族老夫婦。

身子還算硬朗,行動自如,還能結伴出遊,也該是人生一大樂事啊。

車子倒退離開了,他們的影像倒停留在我的心裡了。

 

P1390796.JPG  

 


去年八月一日那天,我到了日本箱根。其實是那次「出東京之旅」的最後一天,本該是帶著惆悵與不捨離開,不知道為什麼,那一整天卻都處在一個漂浮的狀態,從溪谷邊的街道宮ノ下到山谷小鎮強羅,從委婉的雕刻之森美術館到磅礡的大涌谷,箱根神社不只有山林間寺廟的寧靜,蘆之湖畔則從夕陽朦朧漸層地轉換到夜幕高掛。

異地旅遊的新鮮感自是有的,更多是所謂的幸福感。

 

直到半年後的現在,那滋味還不斷發酵,越陳越香。

P1400054.JPG   

~純愛的午餐幸福~

稍後的這間強羅知名餐廳、這張餐桌,會出現一對小情侶。

長髮至頸上、斯文秀氣的男孩,著淺藍色半短袖上衣,左胸有裝飾性的白底藍色橫條紋口袋,下半身是藍色卡其褲,腰右側縫上船錨圖樣,有淡淡的水手服風。女孩髮比男孩再長一些,杏眼圓睜,膚色白皙,和男孩同樣色系,著深藍色的兩截式衣裙,足穿膚色涼鞋,也是一派的純淨。小男生小女生剛跨過青春的門檻,都還沒有成熟出汁的男人味和女人味。

兩人都點了餐廳的招牌餐「煮炸豆腐排」。家家酒般輕巧愉快地用餐,也輕鬆愉悅地對話,臉上自然地維持著微笑。

話從嘴裡跳出來,笑意從心底漫出來,他們的人生就是一杯白開水,愛情是一張白紙,永遠不會出現烏煙瘴氣,沒有戀人相看兩厭的爭吵。

 

有一段時間,中午的日光從圓窗灑下來,照在女孩以及她的餐點上,散發出神聖純潔的氣氛。男孩凝望著女孩,眼神彷彿在宣告:她是我的夢中女孩。

大約也會這樣吧!玉木宏在《現在只想愛你》裡,與空崎葵面對面,在他倆的秘密基地許願森林,他雙手扶住她的肩膀,吻了她。那是她第一個吻,「跟誠人(玉木宏)相遇,我經歷了最美好的愛情。」

 

坐在他們旁邊,總覺得被一波波幸福的浪潮拍著岸。

 

P1400379.JPG  

~傍晚,預見歡愛的幸福~

日暮將盡,剛從蘆之湖畔的箱根神社下來,即將在平和鳥居結束神社行程。

除了我、WM與他的情人,四下無人,他們戀人絮語著,湖水拍著岸,風穿越樹梢,記憶中還有烏鴉啼叫,構成一種和諧的安靜。

突然從湖畔步道那端傳來男女輕快的談話聲,是一對日本情侶,聽不懂談話內容,但嗅得到男歡女愛的醚味。他們見到我們,警覺地降低了音量。

走到了水中鳥居的下方,又走回來我的身前。

我們離開了,他們就階梯坐下了。

夜來了,他們於是隱沒在大自然之中,但聲音恢復了原來的勾搭,情緒滿漲。彼此情投意合,盡情分享身心,也是一種幸福。

 

松木高聳入天,我在鳥居前面抬頭凝聽世界,聽見幸福的碎步聲。

 

P1400302.JPG  

~你知道我在這裡~

因為要拍照、避免將同伴放進來,主動或被動地落後他們有點遠了。

落後的這段路,成了「距離」。在陌生的國度離了群,進入一個人的狀態,也用一個人的角度看見不一樣的風景。雖然是一個人,但知道前面有熟悉的人,像點著燈、牽著絲,安心地在範圍裏隨心所欲。

 

距離,也往往才衍生美感。戀情再怎麼美好,也會被每天的柴米油鹽醬醋茶給搞擰了,滅了熱火冷了灶。

稍微退後幾步,有距離,適度保持一個人的狀態,也才有時間思考:可以怎麼圓滿?

 

P1400451.JPG   

~一念流過、煙花成天梯~

甚麼是幸福?影評人藍祖蔚用蒼井優和加瀨亮擠在眾人堆裡看煙火,翻譯了山田洋次《春之櫻―吟子和她的弟弟》的幸福:陪伴。

鏡頭裡其實看不到煙火的花團錦簇,只有兩人保持適度距離地並肩站著,鄰居看到他們:「你們也來了!」於是兩人相識一笑,那甜蜜滋味更勝於千言萬語。

 

那夜,和同伴三人從便利店買來熱騰騰的食物和飲料,我的是關東煮,他們是便當,在蘆之湖岸邊席地而坐,人不多,並不擁擠,但兩側往外排開來都是日本人家族,小孩子們興奮蠕動、嚷叫,當下並不覺得吵鬧,反而多了節慶的喜氣洋洋。

每一次的煙花,就是一次願望。「希望台灣的大家都好啊。」

煙花也是天梯,串聯了另一座島的爸媽。八點多了,他們那時候應該在收看《超級全能住宅改造王》。

 

在便利店,我還多買了紅豆小麻糬,「味道不錯喔」,遞給同伴。黑暗中,煙花映著他們的側臉。他們是一對戀人。

 

P1400409.JPG  

為什麼要到湖畔另一頭(因為後來又沿湖邊走回來),老實說我也不清楚,反正跟著走就對了。

離開原本還依稀有餘暉的晚會碼頭,從載歌載舞、烤肉香味四溢轉進人影奚落、街道寥落,感覺得到夜幕跟在你身邊,由淺而深鋪展過去,穿過湖邊小鎮主街另一頭的鳥居,直至完全走進黑暗的世界。

人潮都往湖邊去了,或者往上流入了湖景餐廳或飯店房間,原本箱根町的主要交通要道入夜反而迅速冷落了起來。

在山野裡原本就寂靜,對比了湖邊即將展開的花火大會,街道這邊顯得更闃黑安靜,有房有街燈,在黑夜只見濃厚一片山影的襯托下,反而有種異樣的趣味。一位爸爸帶著男孩女孩等不及,已經在街邊玩起仙女棒(日本怎麼稱呼呢?),不亦樂乎,一支接一支,是電光石火激烈交會後的與世無爭,現下即永恆的無憂慮,將人影奚落的當下點綴得有如天上人間。

 

從日本回來,九月,從醫院步行回家的路上,眷村拆除後的空曠廣場另一邊,好幾圈光影在熱鬧迴轉著,追逐月影,心想:好開心的人們啊。就想起那夜的箱根…

 

P1400283.JPG   

(在未來我的人生記事簿裡,會有一頁叫做「幸福滿檔的八月一日」。)

在箱根的那一天,就客觀的「情感面」而言,我是「一個人」,而且人在異國,理該有身世飄零的微涼,事實上卻被濃濃的幸福感包圍,有一種談戀愛的甜蜜滋味。眼睛裡看到的都是柔美繽紛的顏色,鼻子裡聞到的都是素雅宜人的芳香,耳朵裡聽到的都是甜言蜜語,至於舌尖,更不用說了。

我也不是羅蘭巴特,但我可以懂他《戀人絮語》裡提到的柔情。

「我沉醉了,我屈從了」──柔情:
也說不上是悲還是喜,有時我真想讓自己沉浸在什麼裡面。
還有一天,細雨霏霏,我們在等船;這一次出於一種幸福感,我又沉浸在同樣一種身不由己的恍惚中。常常是這樣,要就是惆悵,不然就是欣喜,總讓人身不由己。其實也沒有什麼大喜大悲,好端端便失魂落魄,感到沉醉,飄飄悠悠,身如輕雲。我不時地輕輕觸動、撫弄、試探一些念頭(就像你用腳伸入水裡試探一樣),怎麼也排遣不開。
又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
這便是道道地地的柔情。

    


在箱根的那一個整天都覺得幸福滿滿。

也許,這些瞬間燃亮又消逝的火花,幫了很大的忙啊!

P1390968.JPG  

 

P1400017.JPG  

 

P1400018.JPG  

 

P1400064.JPG  

 

P1400131.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芒果不換季 的頭像
芒果不換季

永遠幸運兒

芒果不換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