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洋風的屋架造型,寧靜的氛圍,總讓人想問:「請問,從京都方面來的列車幾點到呢?」

P1970041.JPG  

 

時間依然在轉,北門驛歷經百年歲月,還悠悠運作之中。

前兩天,我的窗,被難得的鳴笛聲從不遠處穿透南國空氣而來敲扣,提醒我,現在是十一點了。火車要離站了。然後,轉頭,從十二樓,穿透綠油油交雜黃花簇簇的嘉義公園、城市森林屏障之上的東洋新村半山村落,心緒就飛到那個水墨綠的群山交疊之更遠處。

那個當下,總覺得住在嘉義好幸福。

 

P1950416.JPG    

慶祝鐵路節活動那三天,兼支持百年森鐵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出動國寶級蒸汽機車頭,拉著檜木車廂遊園列車,穿梭北門驛和車庫園區之間,也穿越阿里山與鐵道之間百年歲月的美麗與哀愁。

許多民眾扶老攜幼受吸引而來,熊熊濃煙冒起,現場民眾持相機、手機搶拍畫面,整個月台為之沸騰。

 


P1800733.JPG   

(部落客「娜塔不囉嗦」說,北門驛是「像青鳥一樣令人感到幸福的車站」。台北友人來訪,也指定要到北門驛,因為那是他母親小時候的回憶。)

 

北門驛是上阿里山的起點,也是木材的轉運站。或者說,嘉義車頭的阿里山森鐵月台,其實是延伸的端點。

建於西元1910年的北門驛,重在功能與實用性。「從北門驛延伸的廣大腹地,設了營林所、北門修理工廠、嘉義製材場、大如湖泊的貯木池」。

林業與鐵道繁榮了嘉義,北門驛一帶,曾是東南亞最大的木材集散市場,和其他日據時期木造車站相較,顯得陽春素樸了。但反向思考,其實也呼應了木光之城嘉義的個性,低調而不張揚。

若果詩人鄭愁予一甲子前遇到的嘉義,是「小立南方的玄關」,北門驛則該是「小立大阿里山腳的門戶」。

 

P1970032.JPG  

檜木車站87年曾遭祝融肆虐,幸好搶救下百分之六十,修復之後列入古蹟。森鐵新站蓋好之後,則一度被轉作倉庫,卻因為八八風災而重新啟用。對古蹟生命之再延續,天災,反而發酵了美好餘韻。

 

P1970035.JPG  

(從外頭的炎夏走進國寶級檜木車站,涼快瞬間而來。當年台灣的上等檜木和扁柏,從這裡轉駁到日本蓋神社,也供應關東、關西和九州的造船,現在,則等候列車,回到巨木的故鄉。)

「先生您好,我要兩張票到奮起湖。」

我的文章:〈【嘉義這不是之15】不是白日夢的滿眼星空

 

P1970052.JPG   

(每次帶朋友來,總要請他們與「海拔31公尺」合照。從北門驛一路攀升,到祝山站海拔2451公尺,以2420公尺的差異寫下傳奇,阿里山鐵道也因此榮登世界海拔落差最大的762mm窄軌登山鐵路。)

 

 


P1560671.JPG  

(推開門,讓笑容裡的熱情迎接旅人的到來。)

北門驛,促成玉山旅社的興盛。從這段「朝山之道」出發,旅社和酒家一家接著一家,招待等著上山的工人和遊客,越夜越美麗。曾經滄海,如今,經過一甲子的發酵,這間北門驛前第一棟舊房舍,卻讓北門驛依附重生。

玉山旅社,成為一則嘉義的新傳奇,勾引外鄉遊子回家。

 

復舊如舊,表裡合一。不只喝咖啡,也供旅人住宿,讓人回到檜町的舊時風光。

我的文章:〈【嘉義這不是之2】搭市區森鐵,穿越最溫暖的時光

 

P1580319.JPG   

〈嘉義好日與都蘭海風的相遇〉

人生就是這麼奇妙,還在台北時,錯過和他喝咖啡的機會,台東去了三次,鐵花村不是那夜沒音樂會、要不就根本熄燈未開,也沒見著他,這山與海,卻在碰面機率更低的嘉義、相遇了。

這位吟唱詩人在歌與歌的空檔獨白時,提到他當兵時曾經待過鹽水。「原來如此啊!」,鹽水也是滋養我的土地,難怪一點都不生疏。

 

~那能不能在嘉義的土地上說愛上舒米恩?~

他不管唱歌還是說話,都像海濤一樣,聽的人甘願接受催眠,被帶到遙遠的開天闊地了。

「人只是土地的一部分,在祖先的觀念裡,土地和海岸都是共享,不是獨佔…本來是可以自由進出的風景,現在卻要花一晚五千元住進高級飯店,才享受得到,這世界是怎麼了?」

 

P1580272.JPG  

昨天下午的嘉義,空氣裡又是那種山城清邁冬天的舒服。

《KANO》首映把都蘭的海風帶了過來,而那道來自太平洋的風,清純而單靜,把假日北門驛前廣場和檜意森活村的熱鬧,還有島嶼西半部的人心,也稀釋了?

 

他在三層樓高的大樹下自彈自唱,或者說,樹洞溫柔包覆了來自都蘭的海王子。一首歌接著一首歌,伴隨著吉他,翻轉著輕柔地碎浪,挑動著奔狂的海浪,海潮無邊無際,席捲了在場聆聽的觀眾。

玉山旅社主持人余國信端了酒給他,他爽快地接下了,觀眾盡管沒有酒,也如癡如醉。

「我的歌像浪一樣,聽不懂浪沒關係,但浪每一次打上岸都會有感覺的」,後來上網找資料看到2012年的文字時,發現他早就清楚自己擁有甚麼樣的力量。

 

他的獨白,也是一篇篇趣味橫生且具詩意的散文。阿美族的他,從小時候的排斥漸漸喜歡,慢慢理解自己身體裡原生文化的美好,在回復族名的當下,得到了自我認同。阿美族的男人是要「嫁」出去的,所以命名都比較功能性,比方他名字的意思是木頭,爸爸的則是炭。

 

當觀眾越來越多,他找人來坐他背後的木椅,「這樣就跟偶像更沒有距離」,現場又是一片開朗。

 

P1580280.JPG  

別在都蘭的土地上輕易的說著你愛我
這份感情太過朦朧我還不能夠承受
即便是抗議,他用溫柔而堅定的方式表達。很快就打動了人。

 

在西半島急速爭取建設發展的賽事裡落後的嘉義,也好適合台東的況味。

別在「森林」的土地上輕易的說你愛上我
在破壞來臨之前先別說出口

 

希望都蘭海王子能常來嘉義啊!

 

 


P1810674.JPG   

自從檜意森活村開張,絡繹不絕的遊客也跨越馬路,走訪百年檜木車站。於是這段百年朝山之道,蛻變成一條複刻的和風小鎮街道,飲料、小吃如關東煮大阪燒、手作商品攤位如雨後春筍,一家接著一家,越來越熱鬧。

 

新高販仔間也在這一波懷舊風潮中誕生。

P1950403.JPG  

(經過這座黑白馬,也就晃進了過去了的年代。)

台北友人問了他的情人,販仔間怎麼念,又是什麼意思?「販仔間」,類似客棧,是台灣旅館最早的雛形,讓流動攤販般的「販夫走卒」有地方落腳歇息,兼放置貨物的處所,收費低廉但設備簡陋。如同隔壁的玉山旅社,「新高販仔間」也是旅人暫歇處,且歇業更久。不同的是,它變身成古早童玩店,讓大人重溫童年時候的柑仔店記憶。孩子們,則在復古空間中尋寶,兼且來一趟時光歷險。

 

P1950409.JPG  

新高販仔間不只賣古早味小玩意兒,也推銷記憶。店內深處,玻璃櫃內是主人高基榮長期收藏的壓箱大同寶寶,那輛扛著木箱的腳踏車,則是最早的流動雜貨店。

那一件件小東西攤在眼前,眼睛不停搜尋熟悉畫面,心也不停回味咀嚼舊時光。倒是那老闆娘位置,本該是大嬸或阿嬤坐鎮,在這裡換成年輕女孩,而且態度親切。

 

P1870892.JPG   

一條看似沒什麼,寂靜無人的街道,在假日午後開始出現人蹤…

幸好有一群熱血市民,這裡的一磚一瓦,得以保留下來。讓人看見嘉義,也讓遊子回家。

 

P1910280.JPG   

(著木屐的老闆,讓這間「日本老物的店」一下子就抓住旅人的注意。坐下來,在銅鑼燒、綠豆羊羹等日式甜點間挑了一份,再來一杯山粉圓,消磨時光。)

 

P1880022.JPG   

 

 


 

這不是劉克襄的舊山線,但讀到那段文字,嘉義北門驛及前方的共和路綠蔭,自然而然浮現在腦海中。

「經常靜寂無人的舊車站,如今站前的街衢回復過去的熱鬧,好幾家店面都開張營業」。

 

P1970037.JPG  

不反對生機尾隨觀光商機回來,但熱鬧喧嘩,或許可以留在林森東路對岸。每週六的市集,也讓它單純回到小農和有機,少一點政治味。

 

P1580316.JPG  

白雲飄過南國的朗朗天空,微風吹拂樹蔭下的尋常人家,好適合一直發呆下去。靜謐而悠適,是這段「朝山之道」最棒的風景,不要傷害了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芒果不換季 的頭像
芒果不換季

永遠幸運兒

芒果不換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