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610098.JPG  

嘉義歷史城區的迷人,就在於剛剛好的街廓格局,不慌不忙的街道,還有穿插在水泥樓房間的古樸的執著,不會突兀地抓住你的眼睛,但總是會讓人不自主放進心裏面。當然還有是整片的「有年紀」,而不是單一的,或一條街。

忘了是甚麼電視節目裡提到的京都,「木造房子保持得很好很完整,讓人很驚訝」。

嘉義就是嘉義,但也許你能懂我的意思。

不能強人所難,但如果屋頂能沿用黑瓦片...就更棒了。

 

隔壁的傳統藥房雖然已經是水泥樓房,但也很迷人。

 

P1610096.JPG   

更何況,這裡還是陳澄波的第一畫室!

 

~一步一腳印,走進1927年的南方豔陽下~

順道繞過去博物館買票。週六的陳澄波紀念音樂會。

 

恍惚著,跨近了一步,在冷空氣和逐漸熱起來的心情交錯間,看到了日本殖民時代的嘉義,是陳澄波畫筆下的南國小城、常民風情。挑夫前行至半路,小腿可能被甚麼叮了,癢起來,暫時停下,左腳勾過來蹭著右小腿。

溫陵媽祖廟,那時候還沒改稱朝天宮,還沒遭遇美軍轟炸…

街道是鵝鴨的白日活動場域,廟前水井是鄰里街坊的八卦集散地。日光暖暖,時光悄悄,暫且沒有過與不過,消磨當下日常。

走一步是一步。

P1550788.JPG   

〈陳澄波百二互動展-光影旅行者〉昨天在嘉義市立博物館開展了。

 

前腳走,後腳放。

要趕回家,過兩天再過來穿越時空。 

 

嘉義前輩畫家陳澄波就住在國華家蘭井街口。他和家人在國華街穿梭日常生活,市民們則從國華街接近陳澄波。

他自1926年起,連續三年以國華街為主角,畫出《嘉義街外》,是日據時期第一位以油畫入選帝展的臺灣人。1947年在自家陽台畫下《玉山積雪》之後,則結束了他的人生如油彩(1895-1947)。

國華街,該是嘉義最陳澄波的一條街。 

P1600737.JPG    

《絕美的驚嘆號!陳澄波》預知臨別紀事

陳澄波故居位在國華街與蘭井街口,據說當年視線可及玉山積雪,只是難得一見。現在,能見到雨後阿里山的青色山巒,就已經心滿意足。

城市大了,路開通了,兩排換成了水泥樓房,店招琳瑯滿目,風景已經換過數代。

 

他在自家樓上畫下了《玉山積雪》,那年是1947年。那幅畫,是他的絕筆之作。 

「遠近距離不明顯,尤其是前景的房屋都陷入地面也模糊不清,近山也象徵性地畫簡單的山形,但運筆粗獷,是否急速完成,或情緒繳動,據說這張作品是他最後的遺作,是否有死亡的預兆?」 

55 玉山積雪  1947年.jpg  

故居現在是「台灣人的冰店」,料好實在,這個方向再過去,下一個街口就是溫陵媽祖廟。

 

P1600747.JPG  

長子陳重光老師回憶:蘭井街房子比較淺,若有人來看畫,陳澄波都引人從戶外看進去。所以應該是這樣的距離吧?

 

猜不出來年紀,看起來是國三,卻聊著高一的生活點滴,應該是剛結束補習吧?總之,在周末南國午后,兩人合吃了一碗冰,時間和感情又再往前推進了一點,也向純潔而美好的兩小無猜之終點靠近了一點。

P1600749.JPG  

通常應該是兩人合吃一碗?老闆娘還特意問我要幾隻湯匙。有女孩騎車經過。其中一個男孩轉頭凝望了一會兒,另一個男孩則視而不見,低頭繼續吃冰...

 


 

(摘錄自《嘉義市‧雨後散步:府路巷、蘭井街、嘉義城隍廟》:國華街靠近中山街的部份在清朝時期發展逐漸發展起來,人稱「新店街」,乾隆29年(1764年)的《續修臺灣府志》記載"新店街:西門外街尾橋頭,算是諸羅縣城西門外的一處熱鬧聚落,這個地位居南方的街尾,所以又稱「新店街尾」。)

 

P1680240.JPG  

自從環外道路系統啟用後,從民雄走台一線到水上,嘉義市區這一段的走法,泰半是從忠孝路進城後,右轉過路橋,再左轉接博愛路筆直穿過去。不需要也不會再經過老城區。

如果時光回到清代呢?

「清同治年間,邑紳賴時輝、歲貢陳熙年捐資舖設石板路,從西門外、今國華街181巷穿越忠義街63巷,長約300公尺,通稱府路巷」這條府路巷,過民生北路,經下菜園、番仔溝,是通往當年府城台南的大道。 

 

 

如今,「巷道裡新舊建建築夾陳,上一秒看到的是百年紅磚古厝及洗石子外牆老屋的歐式典雅,下一刻見到的卻是鋪滿鐵皮的房舍與平凡無趣的現代化水泥樓房」,或許是台灣城鎮不斷翻新,眾多古道不得不的宿命。

如果能夠得到更多市民關注,進而促進政府與居民的共同合作,這條陳澄波該踏過的府路巷,是否還來得及保留住現存的風貌? 

 

P1680279.JPG  

府路巷靠近民生北路這一頭,快接近尾聲了,一幢木造房子,拆得只剩下支架,頂上搭了棚子,三或四名工人狀男子,或坐或斜倚著柱子。應該是他們的午休時間。

看樣子,也是這間房子的「休息時間」。

大費周章,應該是修復吧?

光從牆外這樣探看,不準確,但因為看不到底,想必原本也是座「房子」哪!

也許過不久,就可以看到神采奕奕的它。

工人的小貨車就停在工地牆外,車不算大,巷道卻很小,只容一輛機車通行,剛好也讓我慢下來,可以慢慢欣賞府路巷的風景...包括不遠處,阿嬤倚坐門外整理食材。 

 

P1680246.JPG  

台灣前輩畫家陳澄波把嘉義街道當作他的南國畫室,一抹抹油彩紀錄了畫家心中的故鄉,嘉義高中美術班同學則把嘉義巷弄當作畫布,一筆筆油彩流露了未來畫家夢中的國度。

日光下,揮灑內心世界的當下,會出現幾位畫家?

P1680252.JPG  

如同當年陳澄波站在街頭作畫時, 

 

P1680255.JPG  

後來得知,這條彩虹巷道也是由「種樹的男人」盧銘世號召完成。

 


 

多少年沒碰觸過香包了呢?細說從頭,從離開童年的那一天起算?

P1650564.JPG   

台北友人帶團落地嘉義的那夜,想領他去吃陳澄波故居的「咱台灣人的冰」,未料沒見上,從蘭井街拐回文化路,倒和童年的記憶久別重逢。

返鄉之後,才知道原來這裡是陳澄波的故居,那裏有他走過的痕跡。

走了幾次,也拿自己的眼睛、情感作筆,畫出了新的記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芒果不換季 的頭像
芒果不換季

永遠幸運兒

芒果不換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