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十二點五十分,電影《阿凡達》片尾字幕還在跑,你已經起身,趕著離開戲院。

希望能趕上學長L上陽明山的邀約。

他簡訊留言:一點整,捷運劍潭站二號出口,逾時不候。
P1190394.JPG     

B君給你的影響已經根深蒂固,電影散場的定義,就是人潮盡散、螢幕上的字幕轉為空白。當下,行為機制已經啟動,沒看到盡頭,左右為難著你。
但,就這麼湊巧?!離約定時間只剩下十分鐘,打算拿起手機給學長L,請他稍作等候,不料,屋漏偏逢連夜雨,你第一次撥打時,手機沒有訊號,第二次再撥,手機居然就當機了。
你匆匆穿出威秀影城,從四樓迴繞著京站購物中心中庭手扶梯而下,擔心來不及,卻又無法取得聯繫。

急,盤算著去郊外散心重要,還是修手機,免得公司主管或同事找不到你?

也是氣,因為第二支手機居然忘了帶出門!

十足無頭蒼蠅,四下亂竄。

P1190395.JPG  

當你回到地面,一樓廣場面承德路出口,一個疑似B君的人影奔入你的視界。那個人,頭戴棒球帽,帽沿壓得極低,低頭把玩著手機,背心把兩條精壯黝黑、且有模有樣的臂膀坦露出來,兩條腿八字形霸氣張開,渾身散發男性氣息,彷彿這世界就只剩下他,誰都不甩。
太有B君的味道,立刻揪住你的人與心。
你身體發僵。

原本情緒已經瀕臨失控,霎那間,火山爆發。

近兩年不見,刻意迴避,台北早成了鬼域。你害怕與他不期而遇,害怕見到了他,你會放棄堅持,重回愛又不得善終的痛苦深淵。於是,慢僈地,心裡的那個空間遂變得詭異:不能說不能碰,卻又不能視而不見。

那個當下,不由分說,你立刻選擇放棄陽明山。假裝等電話,掩躲在樑柱後面,伺機窺伺那個人影。會是他嗎?

 


每次當壓力已經無法負荷,應付的方式都大同小異:請假。離開一個環境,遁入另一個環境。
只不過,當請假變成常態,幾乎每個月都發生一次,甚至,連請假在家,都還不放過自己時,家,不過是虛擬辦公室。壓力,似乎並未得到解決。
 

P1190393.JPG  

你是這樣「鞭策」著自己的,休假在家,下班回家,還是習慣打開電腦收信回信、電話聯繫公事。一開始,你是配合大老闆們的習慣,後來,是自己把鬧鐘放進了身體裡。要得到肯定,只好把辦公室延得更遠。

時序進入二月農曆春節,壓力前所未有、排山倒海而來,你決定再度請假。

除了快刀斬亂麻、放慢步調,也嘗試性釋放權力。傳簡訊給組員:「我需要休息,今天不進辦公室,請兩位幫忙了,也請OO(課主管)擔任職務代理人。」
當課主管再度來電傳達總經理的訊息,請你自己決定二月份KPI開會日期是否調整,球又回到你這邊。

你沒好色下了決定給她,匆促結束對話。
同辦公室的其他部門年輕男同仁PK,沒多久就看出端倪,不嗆但直辣辣地點明,只要你前一日發生了讓情緒起伏震盪的事件,隔天就一定請假。

P1190391.JPG  

這次的請假,與那位課主管有很大的關係。

當初因為她要留職停薪,老闆們才順水找了更高階的你進來,她在這期間確實也給了不小的幫助,於情於理,將心比心,都要幫她爭取復職。只不過,其他部門主管或抱著看好戲,或給予同情,都明示暗示你要想清楚。

果不其然,和她真正共事二週後,你們開始出現衝突,而且頻率越來越密,層次越來越高。
有轉換工作經驗的人都明白,此時此刻,不只必須站穩腳步,全新衝刺事業,甚至擴張版圖,很需要保持冷靜。這一再出現的衝突,卻變成惡性循環,必須花時間處理情緒之外,也是浪費已經不多的時間。


接下來那段期間,接連發生日班保全母喪需要致意、製造部門農曆年節申請自行祭祀地基主、春節期間加班工資發放標準。

她處理這些議題的態度,是衝突最直接的導火線。第一個案子,她保守迴避,認為過去沒發生類似案件,可以就此打住。第二案開始,她的推託更明顯了,企圖用可能造成管理失控為由,不想請示高級主管。到第三案時,她擺明對需求部門的厭惡,認定他們蓄意找碴,完全不想管。

「沒必要啊」變成她的口頭禪,理直氣壯。
會議室裡,你當著其他部屬面前,怒斥她言行失當,「如果妳認為那是個問題,就更應該面對解決,而不是放著不管」。或者,辦公室裡,你壓低聲音,要她思考自己的身分,「我們坐在這個位置上的目的是什麼?角色是什麼?」

甚至,我放棄繼續溝通討論,直接告訴她:「妳如果再不改變自己,後果自負」。

P1190390.JPG  

她顯然開始價值錯亂了,每每被我直觸核心的質問愣住,無法回答,兩人僵在特定空間。你不退讓,她則說不出話來。
經驗如魔,遭魔綁架,如入迷霧森林。價值觀錯亂,乾脆不聞不問。
 

 


追根究柢,那天在京站的倉皇失措,一半是來自於電影的震撼與衝擊。
朋友看過「阿凡達」後,都異口同聲稱讚,埋下你無論如何也要進戲院看3D版的念頭。即便一個人。
P1190389.JPG  

挑了元月份某個週日,匆匆趕赴早場。第一次去京站,從捷運台北車站長長的地下甬道穿出來,才九點多,購物商場還沒正式營業,找不到入口,繞了一大圈,才找到中庭手扶梯,開演時間將近,兩步當一步上樓。
進戲院剛坐定,手機震動。是學長L,他問要否爬山,「陽明山最美的一段登山步道,風櫃口到擎天崗」。你謝謝他的邀請,回道剛進戲院,恐怕來不及。他起初央求著你,好說歹說著,你堅決拒絕,讓他漸露不悅,嘎然結束對話。

隔沒多久,學長傳來簡訊。一時劍潭捷運站2號出口,逾時不候。

 

《阿凡達》的好不在話下。創新的電影視覺技術,席捲了電影圈與全世界觀眾,進而引爆第八藝術的革命性突破,將電影引領全新的境界。商業周刊第1155期這麼報導:全球科技業跟著《阿凡達》賺四千七百億。

你也愛他對於大自然的崇敬。

人要尊重且敬畏大自然,「人定勝天」的時代已經過去,從環保做起、從與大自然共生出發,才能對得起自己,也給下一代選擇的機會。宮崎駿天空之城》、《風之谷》、《魔法公主》,在這部電影裡不著痕跡地重生,懸浮空中的飛石群及穿梭其間的對戰、純淨大自然與醜陋人類的對照、來自大自然森林與野獸的反撲,儘管重覆,也等於由這部片作了一次集結。

P1190387.JPG  

但你更愛的是電影裡拋出來的議題:人面對未知時,該用什麼心態對待?處理自己?
天生罹患肢體障礙的人,對常人的世界頂多就是想像與嚮往。對於意外導致肢體障礙的人來說,已經享受過行動自由及其衍生的思想自由,卻被身體綑綁,如果不能放下,常人世界就充滿誘惑,相對也可能帶來一而再的挫敗。

可想而知,《阿凡達》男主角高度渴望擺脫肢體障礙、重回正常人生活,構成他願意冒險,甚至不惜切斷與原來世界的臍帶。
走出去,必須面對新世界背後龐大未知的恐懼、背叛與忠誠、價值觀的錯亂與重整。不走出去,原地踏步,也難保不會遭遇困境。

 


P1190819.JPG  

一度,你很相信算命,把選擇權丟給命運,因為在那段時間,不能掌控未知,對未來徬徨無措。

什麼都可以問,一段時間就必須問。
現下,拿回選擇權,潘朵拉之鑰就在自己手上,要否開啟新世界,怎麼開啟,你有了決定權。然而,不能忍受的事,除了進展不受控制之外,因為未知、而帶來的不受控制,一樣困擾著你。
高級主管因為肯定你,以至於需求和標準越來越多越高。由自身專業判斷出來的、對公司現狀改變的需求,還有團隊實力不足、需要改造的需求。壓力有增無減,滾雪球般,變成巨大的恐懼。
某個程度上,你同樣被經驗的魔困住。不能用新的角度新的方法解決問題,走不出去。

在你努吼她的霎那,也看到僵掉了的自己,躲在京站某處,被B君的魅靈抓住,躲在深夜棉被裡,被失業的恐懼,和工作做不完的焦急抓住,無助也無從辯駁。

1月26日,你寫了封給她的電子郵件,但沒寄出去。
也許,也是給自己的解藥。

P1190383.JPG  

忙了近半個月的年度考核及年終獎金發放參數案,讓你在進公司滿八個月後,第一次見識到簾幕後的高階世界。那個你有直覺、卻遲遲不想掀開與碰觸的世界。

那個世界,卻也是課主管OO曾經走過來、現在對她仍是個包袱的世界。
農曆年前,她開始有了改變。提報哺乳室設施建置計劃,雖然還是不盡完備,但有進步。除夕前一日,下午要進行大掃除,上午,你提點她,她在這個活動裡扮演什麼角色?她理解了,做了一些動作。
過了九天的農曆春節假期,恢復正常上班。她的改變更多,配合上更有默契,也更積極。

但,或許也因為是你放鬆?即便她並未改變,你卻因此看到她更多的好?

 


P1190381.JPG  

你鬆了口氣,終究,那個人不是B君。

已經來不及赴約,你慢慢恢復理智,穿越台北中央車站迷宮般的地下街道,穿出回到地面。手機直營門市就在台灣博物館斜對面,你很清楚,而且還開始盤算去哪裡打發中餐。

 

px_faen00499549_0008.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芒果不換季 的頭像
芒果不換季

永遠幸運兒

芒果不換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