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530465.JPG  

這對旅人應該是情人。和我一樣,在玉里下車。會特別留意了,是因為早先是女士在看書,後來她蓋上這條「鋪天蓋地」般的毯子,頭靠上男士的肩膀,似是假寐,沒多久,換男士開始翻書。

不做太多交談,沒甚麼表情,一對看似平常卻感覺有故事的情人。下車前那種表情,不像是旅人初臨某地的「啊,我來了」、再怎麼熟悉旅行模式的人、也都會不經意洩漏的喜悅,更像是「我回來了」,終於突破某種障礙,多年後重新站上月台。

朋友應該已經在車站外面等我,我匆匆趕過去。

一時就忘了追蹤他們。

 


儀式性(表示明天應該不會再出現)地參觀了三仙台那迎接明日曙光之場地,沿濱海公路回家,遠方,海灣對岸,煙花三兩,當作這山接水的黑夜裡、百無聊賴的一款點綴。

朋友兩人終於興奮起來。也許是偏安台東太久,需要一點聲音的撫慰。

我在後座,黑暗裡冒出聲,「歡迎你們到嘉義…之前幾乎每兩三天就來一次廟會放煙火或鞭炮,『熱鬧』到不行,還有中秋節那幾天,沒日沒夜…」。

P1530608.JPG  

(2013年最後一頓晚餐在這裡完成了這間晨霄海鮮店就位在台11線烏石鼻漁港98公里處,很好辨識,因為據說店外面總是有排隊的人群,尤其是在安靜無邊、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公路上,完全是個亮點。

濱海公路遍布著教堂,這裡是饕客們膜拜美味之神的教堂)

稍早,濱海公路邊知名海產店,細數他倆認識的年數,一個說他永遠記得是哪一年的聖誕節,「99年!很好記!」,另一個接口,「滿四年,要迎接第五個跨年」。

P1530603.JPG  

(要出門去吃晚餐。

朋友家門上燈飾還沒收起來,在幾近入睡的村落裡延長著平安夜的賞味期限,往裡面延伸過去,路上傳來兒童嘻笑聲,但看不到人影,有種恍如隔世、卻夾雜著重獲新生的淡淡的喜樂)

再半年,兩人移居台東就滿兩年,民宿申請書已經送進政府機關。台東的夜已經相當清靜,更何況他們住在台東的更邊界、長濱。

拆開來,還是熟悉的個別的他們,合起來,更像一家人了。

P1530638.JPG  

當然還要加上Nike、Mini、多多三隻邊境牧羊犬。朋友剛剛帶狗出門小解,回來,也回到原來的姿勢,彼此有說有笑,用一種舒服的頻率。

這是我跨年夜最想蒐集的畫面之一。

也祝所有戀人幸福,單身朋友心想事成!

 

P1530537.JPG   

(再次複習民宿的模樣,太平洋就在草叢的下方,大門從南邊的小路進來,一樓是停車場,直接上二樓的大廳再分散到各個房間,都面海,都有自己的陽台…)

下午,朋友在玉里車站接到我,要轉回長濱鄉住處,途間會經過他們未來的民宿。

民宿建照申請已經送件,據說要等到過完農曆年才可能批准。

剛好之前承接過公司蓋新廠辦合一大樓的任務,儘管蓋房子和蓋廠房不同,但還略知皮毛,和朋友討論起來,自然也包括設計費怎麼拿取。一下子就跳進他的現實生活。後來的某段獨處時間裡,還關心了他的心情,房子還沒開工,賦閒在家,平常都在做甚麼、會否慌張之類的,還好他處之泰然,看不出異狀。以前在台北那個閒步下來的他,應該會找到台東的生活頻率。 

 

P1530624.JPG  

前年底,人還在台北,心就已經策劃逃離。繼去年在日月潭看花火跨年,越離越遠,這次更來到邊境台東。

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體力不如年輕人,趕不上四點的三仙台迎曙光活動,跨年夜就先到現場「視察」一番。

和朋友們離開廣場攤販區的原住民風熱鬧,往下步入幽黑小徑,迎風冷,只聞太平洋浪花拍岸。沒有心事,就算有,也是會不會有莫名的怪東西跑出來。

 

我們後來買了VODKA回家,看著電視螢幕上的台北101煙火,老人家式地舉杯互道新年快樂。

朋友從台北移居台東已經1年半,某種形式上是慢慢地鬆脫了台北的人際圈。剛剛回到長濱的家,line給我,謝謝我陪他們跨年。

我才要謝謝他們招待我哪!

P1530629.JPG  

我們回到長濱,先到這條大街朋友說當地人戲稱是長濱的信義計畫區,沒有絢爛霓虹燈,沒有川流不息,可我好愛啊!!

P1530622.JPG  

迎曙光活動明天凌晨四點才開始,七點多就已經有攤販,是怎麼回事呢?

 

朋友問我要看那一台,意即哪一個縣市的跨年節目,我說都好,因為已經很多年沒特別留意了。


P1530745.JPG  

台11線,車過三仙台,往南奔馳。

朋友一時興起,收起了車頂蓬,風刮著後座的你的臉頰,於是更能體會甚麼是風馳電掣。

天空裂了洞,粗山礫水的穿越間,彷彿要趕赴一場盛典,勢似開天闢地。

車子的音響,適時地邀來了阿妹那宛如大地之母的歌聲。就只有這道聲音,這般風景,可以理解你此時此刻的現身。

 

你愛台東,愛她的狂放不羈,愛她的某種神性的依歸。

如果你也聽說 會不會相信我
對流言 會附和 還是你 知道我還是我
跌跌撞撞才明白了許多 懂我的人就你一個
 

P1530677.JPG  

昨天中午才離開長濱。

經過烏鼻石。

朋友說他們也從沒去過。

於是我們就隨興地變更行程。

 

港口、漁船、漁網和岸邊嶙峋凹凸的岩石、或迎或背離海風亂長的植物,總讓我有天荒地老、海枯石爛的聯想。

這風景乍看很貧乏,卻隱約有著看不到的「很多」。對當下的我,並不空,反而還有喜悅。

風光搜尋間,一對夫妻和我們交錯著,爸爸背著襁褓中的孩子。我們要回去,他們正要上來,面對面交錯,年輕的爸爸,臉上除了堅毅的眼神,還有初為人父的驕傲。

P1530684.JPG   

從礁石上的涼亭高處回到碼頭,我發現自己莫名地哼起了這首歌…

 這愛的城市雖然擁擠 如果真的遇見你
 你不必訝異 我的笑她無法代替

 

P1530819.JPG  

因為我的任性,提出探訪泰源幽谷的需索,於是車駛進了泰富公路,一條在海岸山脈間蜿蜒的不歸路。不歸,是因為不知不覺間已經離台11線很遠,回頭已難。

另一種不歸,則來自於山色的瑰麗,海拔應該不算高,卻沿途鮮少聚落住家,充滿田園風情,讓人油然生起陶淵明的嚮往,「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

P1530826.JPG  

在海岸山脈間穿山越嶺,一路蜿蜒而去,我也一不小心就沉入夢鄉。

不知走了多久,醒來時就到了這裡…

朋友問有沒聞到花香,然後把鼻子湊過去花叢間,我心裡第一時間冒出「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

接下來,往後站了的我,提醒他:「你頭上有好幾隻蜜蜂」。

 

P1530665.JPG  

這次去台東,終於把朋友住處真正的廚房窗景給拍下來。

P1530534.JPG   

(朋友一時忘了樹名,但記得哪裡看得到告示牌,放上了心,於是第二天往南走,特地停下車來。這種樹叫瓊崖海棠。)

 


P1530643.JPG  

12月31日那夜一夜沒睡好,元旦那天還是努力地撐起身體,在六點二十分左右,站上朋友的天台。天已經白了,街燈還亮著,太平洋故我地捲著浪,兩隻牧羊犬興奮地東奔西跑。

雲層很厚,顯而易見,看不到日出了。

盡力就好。

下樓繼續睡覺。

 

他們後來送我到台東,晚餐過後,就此暫別。 

 

親愛的朋友們,你們就是我最幸福的曙光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芒果不換季 的頭像
芒果不換季

永遠幸運兒

芒果不換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