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黎兒說她在日本的時間,很容易隨處找到大大小小的幸福。「即使超過三十年了,我還永遠像第一天來日本時那般亢奮。」

這、我是相信的。

幸福的踏查_2013-9-29a   

據說去過的人就會愛上她,流連忘返,或是一再重返。

我的一位做設計的年輕朋友,無法再忍受短暫的交會,上週已經飛過去,「待一年,至少」,他說。

 

愛上的也包括我。

不管是前三天的富士五湖區,或是之後的東京都會區,每天都是在幸福的日光中啟程,在滿足平靜的月光下回到休憩之所。

是怎麼樣的一個神奇的地方?

 

文字來不及細說,就先用影像將幸福框起來。

西湖愈之里根場,從不預期到不想離開。富士急樂園,來一場一日的脫逃。箱根雕刻之森,聽雕刻在呢喃。東京當然要有風之谷,就在MIDTOWN。三鷹吉卜力美術館的宮崎駿,東京鐵塔的藤子F不二雄,就是要萌到不分晝夜。到川越完穿越,耽溺於小江戶的美麗時光。

 

還在東京的時候,朋友打趣地催我回台灣,我回了信,把案子都丟給我吧,「我要賺旅費,我還要再來東京」。

 

(欲觀看臉書「活動照片」,請點各日之標題即可)


20130730從不預期到不想離開

/富士五湖區。西湖愈之里根場

日本美的再發現_2013-8-5  

「山上的動物屬於山上,山上所發生的事都交給神明處理,在山上的人類不應該多管閒事。」
在富士山五湖區的西湖愈之里根湯,會不會遇到《哪啊哪啊~神去村》的平野勇氣?至少,他應該第一眼就會愛上這裡,不是他口中的「鬼地方」。


同伴在行前打包票:「你一定會喜歡!」我相信同伴安排旅遊行程的眼光,但眼見為憑,當下未置可否。
從停車場沿小河溝往前行,這裡逐漸現出了輪廓,我的眼睛慢慢睜大,心也開始雀躍

位於西湖湖畔西北處的根場地區,曾因為「盔甲式構造」茅草房逐山坡錯落而建,而享有盛名。櫛比麟此,素樸且井然有序,鄰里相望、雞犬相聞,儼然可以夜不閉戶、路不拾遺,前擁富士山壯麗與湖田開闊,後倚山巒雄渾,遺世獨立而美好了。恍惚是只與天地合,不予人爭。
昭和41年,因颱風帶來嚴重土石流,村莊毀於一旦。經過村民奔走努力,40年後終得以原來的風貌,放入商業元素,重現世人眼前;現在,在一間間展覽室、雜貨店、藝品店與體驗活動、餐廳間穿越,也跟著一層層穿梭在古老而神秘的安靜裡。
時光在這裡倒轉,用傳統的美好價值,映照也盤問外來遊客的內心。到底甚麼是我真正需要的?有沒有多餘、可以捨棄的?
天地無情,會不會是人類自己咎由自取?如果不是,生死福禍,該怎麼應對?

也讓人看見了新生命與希望。心的歸宿,原來可以是這樣。
「上山工作不是工作,成了一種生活態度。」

何止喜歡,簡直不想離開。
喂,你們缺不缺人手啊?
 

 

20130731一日的脫逃

/富士五湖區。富士急樂園

人造天堂_2013-9-1  

這不是役所廣司和黑木瞳遊走於慾望與道德掙扎間的《失樂園》,也不是電影放映師艾費多和小孩多多相知相惜的《新天堂樂園》。

但,「我」在這裡,從早到晚,從開園到關園,腎上腺素往上急速攀升,心跳跟著身體飛揚起來的時候,我知道我擁有了自己的樂園。

用一天的時間,換來甚麼都不想的現實脫節、瞬間加速的感官極樂。

 

20130801雕刻在呢喃

/箱根。雕刻之森美術館

會說話的雕刻_2013-8-26  

朱天文在《荒人手記》裡說:「時間是不可逆的,生命是不可逆的,然則書寫的時候,一切不可逆者皆可逆」。
雕像亦然。開始對話,於是可逆。

箱根山坳、草坪、林間,不自覺散發的溫柔氤氳裡,雕像不再定著,與不同的訪客,進行不同層次的對話。
流動著。激辯著。擊掌叫好。心領神會。

與之對話的,還有來自台灣的熱情。
 

 

20130805東京當然要有風之谷

/東京。六本木MIDTOWN

我的風之谷_2013-8-8  

捲進去,是一種心甘情願。

一段幾百公尺從地下回到地面的通道,可以讓人走上半小時?
從一樓到三樓,聆聽、流連駐足、轉化,又花了半小時
?

日比谷線六本木地鐵站,有一條地底下通道連結至MIDTOWN,那奇妙的經驗從地鐵站乘電扶梯上來,跨進甬道就開始了。柵欄美學在這裡融會貫通,以簡單俐落的線條,綿延起長而無盡、高低起伏、轉折或前行的封閉行路空間,而足以容納八人並行的寬闊、光源的敞亮,絲毫不會感到壓迫。
空間裡也用了輕柔的音樂鋪陳了一整個空靈。是漸漸地,從無感至有感,分階段地,一開始是水滴的似有若無,慢慢轉化,也許是某個停下腳步的時刻,可能是轉彎之後,漫進來了敲擊樂器如三角鐵或之類的清揚,行人恍惚就像紙片,漂浮著南來北往。再繼續前行,最後在清脆透明的風鈴聲中,視野拉開,進入另一個地下圓環般的大空間。
左側通往一處有外來天光的所在,右側則地面再往下陷落,向上攫取天光,成全了一個挑高的小世界。瀑布流水潺潺,光影熠熠流動,以為會有鳥語花香。
有過水上樂園麻花水道的玩樂經驗?一路順著水流而下,惶惶不知終了,直到突然重見天日,山高水闊,徹底滿足感官的刺激需求,但這條甬道更多了淨化洗滌的功能。彷彿這麼耳邊細語著:歡迎來到風、水與和平的國度,將煩躁與紛擾留在外面吧!

奇妙的體驗還不只這樁。一樓廣場的巨大鋼筋森林、塔樓正中央從一樓盤旋而上至三樓的風鈴裝飾,挑高的天井,四處轉角猶如深入世界的光影角落,營造出一股巨大的寧靜力量,舒服親切,且完全不具侵略性。是「和」的高度展現,不只看見聽見,也感受得到「寂」的靜心、「風雅」的淡喜。
MIDTOWN
的公共空間設計毋寧是全面性的成功。不僅巧妙完美利用了日光以及其溫度,光影綽綽、溫而不燙,作為一個豐厚民族文化的展演舞台,日本美學也再次以主角身分贏得讚賞。

從地點站到三樓SUNTORY美術館,我足足花了一個小時。
我一直被溫柔推送著,細揉慢捲,直到完全被包覆了,吸納進去
 

 

20130807就是要萌到不分晝夜

/東京。吉卜力美術館。藤子F不二雄誕生八十周年紀念展。

小宮與小雄_2013-9-13  

這次不只是脫逃,還要裝萌到底,甚至用童心看世界!

宮崎駿已經在96日宣布退休,他說他最愛《霍爾的移動城堡》。我也是,還有《神隱少女》,那你呢?

原來藤子不二雄還分F,多啦A夢是F創作角色裡的其中之一。我曾經去100年後去找他,你也去了?

 

20130808到川越玩穿越

/東京。琦玉縣川越

到川越玩穿越_2013-8-11  

讀歷史,拿起書冊或上網搜尋,文字與圖片可以做嚮導。
讀氣味、讀人與心,就需要自己花時間花功夫了,別人很難幫上忙。

讀歷史,甚至親自碰觸歷史,透過穿越,能讀出甚麼,就是超越。
沉澱、拋棄、不抗拒,用心的素顏,完成一次自我的超越。


川越,離新宿約50分鐘,在這裡能窺探江戶、大正、明治、昭和等四個朝代,跨越1620世紀的日本歷史。近距離碰觸歷史的具體面貌?川越大師的喜多院,藏造老街、時之鐘、果子屋橫丁和大正浪漫夢大道,或者建於1457年的「川越城」、每年10月中旬舉辦的「川越祭」,都是好選擇;感受歷史潛藏人間的真實厚度?走進百姓巷弄裡,格狀木門窗後的深幽清雅,空氣裡的溫柔靜謐,俯拾皆是。

人生如走馬燈,有時候需要轉個面,就暫時離開東京的繁華如璀色琉璃吧!
到「霧隱之城」川越,進行一趟視覺與知覺的穿越之旅。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芒果不換季 的頭像
芒果不換季

永遠幸運兒

芒果不換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