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寶藏一直放在我自己的口袋裡。

P1170579.JPG  

〈寶藏巖尋寶記〉

不管是書上寫的「台北市的九份金瓜石」、還是我們的結論「精緻版的無貓侯硐」,anyway,我就是到了,YA!

 

~蓬門今始為君開~

寶藏巖!很早就聽聞這三個字,對我,卻總是「花徑不曾緣客掃」。

不管是基隆路高架橋要從台北出城,或從中永和端經福和橋進城,每每在車流中前進時,總會不經意往山坳這個區域望過去,破敗老舊還似乎搖搖欲墜,顯然跟一山之隔的繁華台北脫節,時光肯定是遺忘了它,以塵埃和黃昏光影為罩,徹底停留在過去。

101跟寶藏巖,如何能擺在一塊?「是怎樣奇妙的一個所在?」不由得生出一道想望:總有一天要親自過去瞧瞧。

但,又有另一道聲音扯住了內心的幽影,曲徑通幽,怎麼去?似乎需要百轉千迴才到得了呢。挺費事,有空再說吧!

 

一個「有空再說」,讓寶藏巖近在咫尺,卻遠如天邊。

十月巴黎回來之後開始放長假,自由的天光突然多出來了,和朋友提及寶藏巖半日遊,多半得到「喔」、「那是甚麼地方?」的回應。

這星期香港友人來台度假,想台北城區對熟門熟路的他猶如進廚房,原本也計畫安排前往這個號稱「台北市的九份金瓜石」,一窺究竟,但還是敵不過北投泡湯魅力而作罷。

再過四天,2012年就要結束,一定要完成這個心願。就下定決心,剛好朋友W也樂於接受新鮮玩意兒,對這樣的探險活動自然也不抗拒,於是,成行!

P1170715.JPG  

還是上班族的階段,鎮日埋頭在電腦前面、會議室裡面,身體和心並不真正屬於自己。再怎麼熱愛工作,窗外的天空,不論晴雨,總帶著魅惑的姿態,呼喚著:「來我這裡吧!」

想做很多工作以外的事,卻總是被「有空再說」打了回票!

事實上並沒有死心塌地,想走出去的念頭,像細胞增生繁衍,能實現的,就是好細胞,很難實現、變成壓力的、有苦說不出的,於是披上壞細胞的戲服,演化成癌細胞。

現在暫時卸下朝九晚五的束縛,才發現:「有空再說」背負了多少罪名?!有心,只要在合理範圍內,不必拘泥形式,暫且拋開高標準,甚麼事都做得到。

「做了才知道!」,對過去那個工作上「預防勝於治療」、「凡事豫則立」的我,慢慢能夠接納80分就上路,還能身體力行,是該多麼不容易的事!

 

兩人為伴,兩個多小時內逛完,還喝了茶,半儀式性的完成這一趟寶藏巖之旅。

那一天正巧遇W生日,也祝她生日快樂!

 

P1170572.JPG   

(在午後暖陽的陪伴裡走進寶藏巖,彷彿穿進哈利波特的斜角巷,是一個奇異的時光國度,卻是真真切切地存在著)

曼谷貴婦們如果要聚餐,有甚麼新去處?

在Hotel MUSE辦妥入住手續後,來到地下室的餐廳。以從容姿態步下迴轉木梯時,已經有十來位女仕們分坐兩道長桌。

裝潢走低調華麗風,餐點當然精緻美味,消費自然不低。女仕們雍容華貴,杯觥交錯間神態自若,席間,有人假裝不經意迴頭用餘光掃蕩了過來,也許是對周間白天時段出現的年輕人(穿著看起來)滋生了好奇。Of course,這是她們的場子,她們是主角。

腦海裡,突然閃過台北的女性友人W。

 

或出差或私人旅遊,她經常在天空中飛翔,「不小心」就會帶回來倫敦奧運玻璃紀念物或柏金漢傳統茶、上海琉璃珠手鍊,或者香港和新加坡的聖誕布置照片、檳城的中國老房子。都經過她的精挑細選、我愛的!

會主動關心朋友者如她,只要查覺到我又走進陰天,就會捎來問候,或乾脆邀我去曬太陽。快樂的新女性,走過上海、新加坡或歐洲的街頭,自信從容,多聞健談且優雅,想到就去做,!

姑且就依循她的自稱,喚她做「狐狸姐姐」。

 

P1170647.JPG  

(光緒年間詩人張棟樑曾寫過一首《新店溪寶藏寺即景》:「半巖疏雨濕春衫,落日舟橫赤壁潭,安得范寬描紛本,青山如黛水如藍。」半山腰上,這道美麗倩影是誰的啊?倚欄而立的她,又在想些甚麼?) 

~新店溪畔,處處可尋寶~

是大仲馬筆下「基督山恩仇記」裡愛德蒙·唐泰斯(Edmond Dantès)被監禁的場景?《神鬼奇航》跨出加勒比海、第N集中即將登場的福爾摩沙藏寶處?

 

非也,坐落於台北市汀州路三段、公館福和橋和自來水園區夾縫間的「寶藏巖」,主角是先民於十七世紀清朝時期倚山而建的觀音亭,因此得名。

「寶藏巖」這三個字,幾度在台灣媒體沸騰一時。最早,因為它的成員與歷史背景糾結、都市發展與文化保存的衝突,幾乎要步上台北14號公園後塵;其後則獲得知識分子與住民的支持、政府機關的正視,轉變為國際藝術村,逐漸蛻變發光。

與世隔絕,雜亂破舊,反而造就了她的獨特神秘韻味。2006年,《紐約時報》將寶藏巖納入台北最具特色的景點之一,與全世界第二高樓、台北101大樓齊名。

 

P1170642.JPG  

(更值得我學習的,是她的開朗過日子!

月有陰晴圓缺,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陰暗面,但狐狸姊姊總是能夠適當地調理著,「快樂過日子」是終極目標、正面思考是不二的法則。很言行一致地實踐著所謂的「吸引力法則」,身邊的人久而久之也被渲染了。)

~歷史,該從哪一段開始說起?~

寶藏巖又被戲稱為「台北調景嶺」,其實更早前,它就因為具備制高點的地理優越性(或是悲劇?),而為軍事工事的重地。

1930年代中期,二戰爆發,台灣總督府始於寶藏巖增設高炮部隊;二戰結束、國民政府遷台後,日據時期遺留下的兵舍及軍事設施,則分別成為台北北區司令部的軍事要地。其後,兩岸情勢稍稍緩和,軍方默許下,1949年隨國軍來台的榮民及其眷屬逐漸聚集,加上後期社會變遷,城鄉移民、學生湧入,形成聚落。

P1230053.JPG  

(多為自行搭建的狹窄平房,就地取材如新店溪的鵝卵石、荒棄碉堡的舊磚塊)

民宅建築一個搭著一個依山而築,因而延伸發展出櫛比鱗次的聚落,蜿蜒起伏如迷宮,個別建築體本身也盡量向外爭取空間,便衍生出泡沫般膨脹。

看得到在有限空間中不斷擠壓而後成長的有機發展結果,也有時光和歷史壓縮後的模樣。

 

P1230080.JPG  

(她後來學會開車,活動範圍也跟著擴大了,有時候會坐進她的車,跟著她的方向盤,走訪台北民生社區、大稻埕、林口藍色海岸,當然也包括了寶藏巖。)

很早以前就知道她,在當時的中正機場,分屬不同航空公司職員。

因為學長L,相邀同遊金瓜石,才在知道彼此九年後有了進一步的接觸。是一次愉快的旅程,和寶藏巖一樣,也是山城。

之後,因為我離開了那個工作,暫時中斷了聚合的聯繫,互通消息還是有的,直到最近的一次,已經是苗栗南庄。

多年來泰半維持長髮的她,飄逸亦然,笑容依舊滿臉,看不出歲月的痕跡。

看不出來的,還包括她有個念大學的兒子。

那天和學長L聊到做父母親的為難,不管小孩子曾經怎麼黏答答,總是要走進叛逆期,離你而去。不過L隨後就提了一個反證,狐狸姐姐。

「應該很少有兒子要穿耳洞,媽媽還興高采烈跟著選耳環哩!」

她仍謙虛地說她是一個甚麼都不會的媽媽。

 

P1230196.JPG   

為什麼寶藏巖會被稱作「台北市的九份金瓜石」?從這張就可以看出端倪。房舍,據說最多曾高達兩百多戶人家,活脫是個小山城。不過,狐狸姊姊倒不百分百認同,倒覺得更像侯硐。

在最頂層遇見一隻野貓,看到我們,叼住東西就躲掉了。

街道,對於寶藏巖的居民來說,不僅止於「道路」的功能,更「像是生活中的一部份,順勢發展,並聯繫著整個社區以及牽起了居民之間微妙的關係」。

「這樣的速度,我們恐怕逛不完哪!」

 

接連兩次走訪寶藏巖,也是尾隨狐狸姐姐目光的高度,在攀高走低之間,聯繫也創造了不同的故事,延伸了視野的廣度。

 

P1230298.JPG   

[2004年起,各地藝術家進入仍多有台灣老兵居住的該社區,在其荒廢空屋及開放空間展開各項藝術活動。最為著名的就是美國紙藝家艾婕音(Jane Ingram Allen)發起「藍色的河流」地景藝術創作計畫。]

 

風稍微靜了。

歷史暫時放下,走入現代。

 

還有人煙,但就請生活退居幕後,請藝術登場。沒在這裡真正住下來,所以無法評斷居民的幸福指數,但「住在藝術裡」倒是千真萬確。

P1170678.JPG    

~在半山腰的門縫裡客串文青~

上了山才知道路遠山高,念了大學才知道書讀得少,沒到寶藏巖不知道當文青真辛苦。

寶藏巖轉型成藝術村了,不定期安排室內展覽和戶外裝置藝術。這邊瞧瞧,那間晃晃,藝術嗅覺平常需要鍛鍊,臨時抱佛腳也來不及,見識不夠豐富,半天看不出眉目,但多少是欣喜的,熱鬧有了,也感受到一株株藝術的幼苗,儼然開始發芽。

來到半山腰的咖啡店,室內空間半晌都在吟唱同一句歌詞,悠揚,聽不出甚麼名堂,也許可以稱作迷幻搖滾?

我們坐在尖蚪,點了熱飲,當不成文青,光坐著,眼神的交錯裡,隱約就有了文青的姿態。

 

從門縫穿出去,環河快速道路就在眼前平行穿越。想起王安石的〈泊船瓜洲〉:
京口瓜洲一水間
鐘山只隔數重山
春風又綠江南岸
明月何時照我還

 

P1230116.JPG   

今年返鄉之後,初期,常因為工作北上,但因為女兒還在家、乏人餵養,總是匆促來去,失之交臂。那次終於碰頭了,卻也是混雜著工作同軌並行,邊窺探著那位名人餐廳經理,邊和她敘舊,幸好她能體諒我的處境。

她總是在那個地方。簷下的鈴鐺,風來,搖了,習慣了,天生自然就該是這樣。

她說,她喜歡看我的旅遊呢喃,當我向朋友們致歉,也感謝他們包容我滔滔不絕的強迫症。

地球上有一個人會聽到我們的話,甚至把它放在心上,很可貴。她十一月再訪京都,臉書上傳回來伏見稻荷大社的「千本鳥居」,我開玩笑地建議她效仿《藝伎回憶錄》童年的章子怡,她真的照做了。

 

水岸邊的展場,光影的如畫美景_2013-2-24.jpg    

(甚麼樣的壁畫圖案,最能凸顯的寶藏巖的與眾不同?沉積岩層剖面般的這道牆壁,也許告訴了我們答案)

去年元宵節前我們又去了一次。春節活動的文宣這樣寫著:

在某種意義上

「元宵燈節」讓寶藏巖化身為一座展覽館

讓我們重新尋獲屬於人性細微事物的如畫美景!

 

今年會是甚麼呢?

 

P1230189.JPG  

她曾經從倫敦帶了奧運紀念紙鎮回來送我。

儘管這一時半載還去不了倫敦,但那玻璃紙鎮就像是夜巷裡的路燈…是姊姊,也傳達著母愛。

 

~是不是那隻石獅子?~

這頭石獅雕工很棒,一腳逗弄彩球,優美的曲線延展到臀部,尾巴高翹、完美收尾,「俺可收伏你啦」,活靈活現、生龍活虎呢!

玩個《大家來找碴》遊戲!猜猜看,這石獅子右下方的凸起石塊是甚麼?

選項1:蝸牛(這裡就位於虎空山,依山而建,很接近大自然)

選項2:溪中魚(不遠處就是新店溪河岸,清朝時曾經是舟楫往來的河港)

選項3:可愛的小獅寶

P1170574.JPG  

 

「真正的自由是無懼,未經實踐的知與無知無異」

勇氣無所不能。是狐狸姊姊幫助我發現了那個寶藏。

 

更多照片在〈寶藏巖怎麼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芒果不換季 的頭像
芒果不換季

永遠幸運兒

芒果不換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