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黃金女郎》到《慾望城市》、《慾望師奶》,還可以歸納出一個重要訊息:「友誼是女人可以期待的最好依歸,而男人只不過是蛋糕上面的糖衣」。

P1390628.JPG  

~還是四人好?~

電視版《慾望城市》用〈迷情巴黎〉作為結束,Carrie如願以償地來到花都,卻發現不是她要的生活。在某個街角,孤零零的她,瞥到咖啡館裡四名年輕女性圍坐著談笑風生,一時不免觸景傷情,想起了大西洋彼端的姊妹們…

 

我八月份去了趟日本關東,不知怎地,總會不期然地遇見四人成一組的身影。比方富士急樂園的傍晚,我一個人落座在長椅上,等候朋友們上去玩雲霄飛車時…

也許是巧合,也或許是我受Carrie影響太深?!

 

P1390939.JPG  

(在箱根宮之下遇到的四名中年婦女,優雅地從我面前走過)

P1400243.JPG  

(又一組更年輕的,要離開雕刻之森美術館,也走進夕陽裡)

P1410303.JPG  

(雷門淺草寺仲見世通的某個縫隙,她們在討論要否走向傳法院通嗎?)

P1410597.JPG  

(三菱一号美術館外的中庭、六本木MIDTOWN地下街也有四人幫的身影…)

 

P1420189.JPG  

那麼,就該接續這個問題了:城市裡遊走,或者出國旅行,到底甚麼樣的組合或模式最適合?

一個人旅行自有其樂趣,自由隨興,而且可以更高程度地融入他鄉,但人多半害怕孤單、不想對影成三人,希望有人同行吧?當下的任何一種感覺,喜怒哀樂,都有伴可以說,有人可以理解。

但除非是情侶,或公差如三毛和助理米夏結伴去中南美洲,安全風險高、互為依靠,否則兩個人的旅行,多少會面臨無話可說的窘境。

三人行?難免會出現兩人互動比較多、一人落單。

 

那次關東行,和一對情侶結束了前三天的富士山五湖區和箱根之行,回到東京,我就開始了一個人的旅行。

 


「天下無不散的宴席」,是被用到浮濫了,卻也一語道盡人生現實。

 

喜歡美國電視影集《慾望城市》(Sex and the City)及《慾望師奶》(Desperate Housewives),讓她們陪伴著度過許多夜晚,跟著她們的情緒起伏跌宕,請她們代為傳達自己內心的話。精彩一再重播,回味是不厭其煩。

但不管是紐約的Carrie四姊妹、還是紫藤巷的Bree四姊妹,感情再怎麼好,終究還是會曲終人散。

8118f612-9628-4247-a7e6-bad4e6cc5c8a_std.jpg  

不見得是分開或情感中斷,有時候更好是結束在最光輝燦爛的時節。《慾望城市》電視版最後一季,讓Carrie離開紐約,尾隨藝術家亞歷山大去了花都巴黎,電影版續集也讓她們再度逃離紐約,在一個全世界最奢華耀目的地方脫離現實,各自從從人妻、母親等傳統角色中之中,找到前進的答案。

從輕熟女到中年婦女,各種狀況都沙盤推演過了,很難再繼續了,除非是跨越年齡的障礙,走到《黃金女郎》(The Golden Girls)的情境。

 

也該瓜熟蒂落的,包括《慾望師奶》。

收藏了第八季也是最後一季,遲遲沒放來看,雖然難免歹戲拖棚,總覺得一旦結局演完了,戲謝了幕,人生好像就少了甚麼味道。電視螢幕裡的人生看似拉雜荒謬,發生在真實人生的情節,仔細想起來也不分軒輊。

現實就像是Tom對分居老婆Lynette的形容:「妳永遠是向前走的」。經歷過風雨波折,兩人各自修行也領悟,婚姻要圓滿,就需要「不勉強」的共識,有人退一步,真正了解幸福的定義,有人跟著往前進,願意為了幸福再多做一點。

 

實與虛的重疊,光影是真實的隱喻。

現實人生的投射。

無名也要走進歷史,趁機回顧了過去與《慾望城市》、《慾望師奶》的牽扯,很多,人生如戲,就挑了上得了檯面的

 

1638164085.jpg  

(寫於2009/4/8)

~我們認識夠久,所以…~

「我說真的,你這樣穿真的好看」,但有可能話裡隱藏著:(1)可以動作快點嗎?我餓了;(2)你就只適合這樣穿!懂嗎?;(3)也買不起其他更好的,別挑三揀四了。
反之,如果對方直接給了否定,是否同樣也有其他意涵?同樣的場景,同一個人,會否因為不同的時空而有不同的反應或意見?

都說人
要客觀、對事不對人,但往往會因為人的情緒、經歷、與他人關係的深淺度,客觀的標準就有了遊移的尺度。因為我認識你比較久,所以我更能判別且鑑定你的需要?因為你認識我比較久,你更應該要知道並體諒我的需要?

珊曼莎罹患乳癌,凱莉等三個好朋友病房探視,拿冰棒尋開心,似乎病魔不侵、心神無擾,甚麼都沒發生。但當凱莉俄裔法國男朋友拿他好友突發死於癌症的故事,直截了當提點凱莉:別太樂觀、要做好心理準備時,她臉登時垮下,逛街心情頓時煙消雲散。

他一定要這麼冷酷嗎?不能體諒我的心情?我會學習適應,但我
不是笨蛋笨到必須有人嚴肅告訴我她有可能惡化甚至死亡?如果他連體諒別人都做不到,只顧著自私地紓發自己的想法,我們還要繼續下去嗎?

凱莉最後還是選擇了溝通和接受。
儘管法國佬堅持己見,不認為自己有錯,多少也了解了凱莉的想法和需求。

 

曾經,某個我還在加班的夜,朋友E君來電傾訴感情的苦惱,我無法再忍受無意義無止盡的安慰,吼了他,別再OOXX了…

 

1638164116.jpg   

(寫於2008/3/13)

~I AM SORRY~

米蘭達母親過世了,遠在紐約市的好友們凱莉和夏綠蒂苦思送什麼好?珊曼莎則在旁一臉愁容:「我最近都達不到高潮」。
追思會那天,珊曼莎一身性感,尾隨凱和夏出現教堂,米蘭達迎面走來,前兩人表情肅穆地至上哀悼,珊曼莎若無其事卻突兀地稱讚她:「妳氣色很好喲」。讓凱和夏同時給了白眼。「怎麼了?我說錯了嗎?」
典禮開始,牧師行禮如儀,數念眷屬名單時,顧及傳統儀式及家族名譽,米蘭達硬被冠上了某某人妻子之名,而非是女兒身分。這時,她無奈緩緩回頭、尋求支援,恰巧與珊曼莎對望上。珊終於掉淚,送出了唇語:"I am sorry"。

當年,觀看影集時很困惑於珊曼莎反差極大的掉淚。因為不能將心比心嗎?因為自私到只有高潮才重要?
3月9日參加F父親公祭,我坐在觀禮人群中,注視前方家屬行列裡低眉垂目的F,我再度噙淚。我也已經進入面對親人因年邁而離開的時間了,而且不得不...
答案其實很明顯。生老病死,人生常態。珊曼莎在紀念死亡的場合裡,終於坦然面對年華漸逝。

 

Desperate-Housewives-desperate-housewives-8873019-1500-1000.jpg  

(寫於2007/11/2)

~無情且多情~

從南崁走山路回林口,夜才10點,路黑車已稀,蜿蜒爬上山去,人、空的。
說不上情緒好或壞。
《慾望師奶》第2季演到第11集...布莉丈夫被謀殺、情人自殺、小孩窩裡反。琳納重返職場,丈夫也想重作馮婦,小孩托布莉照顧,差點走失。流產過的嘉寶莉兒終於答應再次懷孕,卻面臨難孕。最傻大姐的蘇珊新小男友,是她的主治醫師,準備摘除她的脾臟。

前一夜,星期天夜近12點,E君剛看完慾望師奶第2季,感同身受,來電,像隻街頭受凍小犬:(我的)人生好可悲呀。我狠狠冷冷地訓了他,三十幾歲人了,人生該有新目標。人生就是這樣,還有更多更苦的人,不要再自憐自艾。

N年前,某位朋友也類似這樣賞過我無影但痛徹心扉的耳光,我不滿他的冷酷失禮,反擊了也斷絕了幾年來往。
慢慢體會,友直的可貴。

結束和E的通話,我鑽進被窩,明白他要的不過是聽他說話,給他一雙手;所以,次夜在林口歸家山路上,我必須欣然接受冷斥E的同一個我。
只是,我多麼希望週遭都是幸福積極的朋友。

 

1953068500.jpg   

(寫於2007/3/1)

~理想國~

過年某日在學長L家過夜,夜深,留我一人看DVD,慾望師奶們在小螢幕裏的美國鄉間別墅區紫藤巷窺探、諜對諜、割捨與難捨。
更讓我著迷的是儘管師奶們家境不一。小豪宅、中產階級、小家碧玉,奢華或簡樸、歐風或鄉村,每個人的家就是自成一國,一塵不染、井然有序,表面上無風無雨,底下波濤洶湧。

我關掉電視,趨近入口玄關,落地玻璃牆外,街道整齊闃靜。附近農地近幾年蓋起了集合住宅,各有特色、優雅從容,頗有大台北郊區小鎮的況味;白天居民都往台北上班上學,是個空心社區,頗符合我澤居的理想。
小時候,自己找來了電器用品的保麗龍防磨損護片,做了一個娃娃屋。暗室裏點了燈,靜靜玩著,把父母親的爭吵阻擋在外面。

蔡說我不會把不高興或不開心寫在臉上,某個程度上是對的,跟布莉一個像,把深層的情緒隱藏了。
誰喜歡和情緒不穩定的人做朋友或同事呢?

 

fx_fsen71000774_0037.jpg  

(寫於2006/9/10)

~抱歉,我做不到,原諒我~

不小心還是轉到第四台《慾望城市》。柏格開不了口提分手,只能用便利貼轉達凱莉:Sorry. I can not. Forgive me.

續集,凱莉好友們帶她逛夜店療傷,湊巧遇到柏格男友們。她忍不住對他們發飆,只好轉戰另一家夜店,珊曼莎和陌生無聊男子負氣接吻,被他的女友及女友們轟出去。倆人站在街角抽大麻,結果凱莉被街警人贓俱獲逮到,她們幫她告饒求情,警察體諒了她難堪的情殤,但還是開了張室內抽煙的罰單: Sorry. I can not. Forgive me.

看慾望城市4位都會女子的情愛糾葛,曾是我療傷兼周末夜情緒控制的工具,一度逼看到想吐。
要正面思考,要繼續往前走。還是忍不住會懷念起凱莉及她們…
Sorry. I can not. Forgive me.

 

 P1500972.JPG  

(寫於2013/12/12)

後來喜愛《慾望師奶》大於《慾望城市》。

即便後者後來也出現了老人失智的情節,但前者似乎更貼近於現實人生,比方密友之間的誤會、疏離及諒解、重聚,還有摯愛的無預警離開。

 

昨天和朋友聊了彼此的心情,他說他兩天後就都把孩子用過的物品都收起來了,怕觸景傷情。

我則一直放在那邊,碰都不想碰,以為若無其事,就可以真的沒事。

 

已經一個星期,我還沒有勇氣跟老爸講。

每天坐在電腦前面,錯覺女兒會跳上來窩在電腦邊。

我以前一直拿Bree當自己的榜樣,不能讓情緒戰勝了理智。

 

Susan拿朋友送的弔謁用的果醬砸到牆上洩憤,我可以拿甚麼?

 

fx_fsen51261945_0020.jpg  

「對,死神奪走我們的摯愛,也讓我們有所得。」

關上電腦螢幕或電視機之後,接下來就準備刷牙上廁所,上床睡覺。

Desperate-Housewives-desperate-housewives-10039769-1920-1440.jpg   

 

其他在相簿〈是女郎也是師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芒果不換季 的頭像
芒果不換季

永遠幸運兒

芒果不換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